打印页面

首页 > 经济 2020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发布 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限制

2020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发布 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限制

本报记者 宁婧报道

6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第32号令和第33号令,分别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自2020年7月23日起施行。

完善外商投资环境

据了解,本次修订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进一步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其中全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对此,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研究员、教授昌忠泽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进一步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能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完善公平竞争下外商投资环境的重要举措。对于当前全球共同应对新冠疫情,推动经济复苏,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具有重大意义。同时,负面清单大幅度减少了政府审批范围,条款相对清晰,有助于实质性推动政府审批制度改革,提高工作效率,减少自由裁量权和相应的寻租空间。此外,负面清单不再提出“鼓励类项”,企业发展将更多依靠自身在市场上的竞争,有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

与此同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负面清单本身具有“棘轮效应”,即清单只减不增,并通过不断压减负面清单内容,促进对外开放,这反映了我国负面清单制定遵循了国际规则和通行惯例,也彰显了我国继续扩大对外开放,促进国内外制度规则接轨。

本次修订的主要变化包括:一是要加快服务业重点领域开放进程。金融领域,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基础设施领域,取消50万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规定。

事实上,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了11项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对于提前取消金融机构外资股比限制,昌忠泽认为,取消金融相关企业的外资股比限制,意味着外商更容易进入我国的资本市场、期货市场和保险市场,与国内相关金融企业开展平等竞争,外资流入促进了我国金融业的全面开放。通过引进具有国际视野和投资经验的专业人才、管理团队以及先进的风险管理理念和技术等,将倒逼国内金融企业对标国际标准,不断提高企业治理能力和水平,更好地提高金融企业的创新和风险管理能力。

“此次负面清单取消了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要求,落实了既定政策,将金融领域开放措施纳入制度轨道,为外资企业金融相关领域投资提供了政策保障。”庞超然进一步指出。

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据了解,此次修订的主要变化还包括了放宽制造业、农业准入。制造业领域,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和核燃料生产的规定。农业领域,将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此外,要继续在自贸试验区进行开放试点。在全国开放措施基础上,自贸试验区继续先行先试。医药领域,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教育领域,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对于放宽制造业、农业准入以及在自贸试验区继续先行先试方面,庞超然认为,随着多年的发展,我国制造领域已形成了较为充分竞争的发展态势,进一步放宽制造业外资准入政策,有助于更好促进外资企业与国内企业公平竞争,共同促进国内市场的发展。自贸试验区承载了制度先行先试的重要任务,在试验区范围内取消中药饮片生产限制和职业类教育机构投资限制,有助于在自贸试验区中了解相关领域开放后的发展情况,将可能发生的风险锁定在有限区域内,为全国版负面清单制定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如果在自贸试验区内两项开放措施取得了较好的经济社会效益,有望在全国版负面清单中看到相关限制的解除,促进相关产业在全国范围对外资全面开放,促进我国对外开放平稳有序发展。

昌忠泽也表示,中国拥有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在此次全球新冠疫情严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外需受阻的背景下能够迅速复工复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当前受疫情影响,欧美汽车制造业损失惨重,急需在全球范围内重新配置资源,增加对供应链完整的中国市场的投资,从而以中国市场的利润弥补欧美市场的损失。放宽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能够促进欧美汽车厂商增加对我国汽车产业的投入,改善我国汽车厂商的治理结构和治理水平,提高我国汽车制造业的技术水平和整体竞争实力。

同时,放宽农业领域准入限制是扩大农业开放,提高农业企业的竞争力,推动我国农业高质量发展的需要。种业市场开放后,外资的进入一方面为种业市场带来了先进的管理、推广经验和优良的种质资源;另一方面也强化了国内种子企业的市场竞争意识,培育高效、抗病、抗逆的农业新品种将成为中外育种企业育种竞争的焦点。通过提高我国种业自身的竞争力,维护我国的种业安全和粮食安全。

“在教育领域方面,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目前的职业教育水平不高。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促进中外教育机构在专业设置、教学内容、技能培训等方面的平等竞争,同时也能够显著提高我国职业教育水平,为我国培养更多地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的高技能人才。”昌忠泽进一步说道。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跨国投资带来巨大冲击,世界经济受到严重影响。发布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全面开放的重要举措,也是《外商投资法》施行后,推进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的最新配套文件,展示了我国坚定不移支持经济全球化和跨国投资的决心,将进一步完善外商投资环境,以更高水平开放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据了解,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将会同各地区、各部门,根据《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要求,落实好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之外给予内外资企业平等待遇,同时完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在扩大开放中维护国家安全。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20/0630/9884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