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教育 艺考“名师班”泛滥成灾 监管亟待加强

艺考“名师班”泛滥成灾 监管亟待加强

本报记者 马睿琪报道

“艺术教育”一直是国人关注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但近年来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越发突显,例如“艺考热”连年不退,报考人数不断攀升,已成一种社会现象;作画者对写生理解的简单化、概念化、表面化;越来越多的“名家班”开始泛滥,但无法达到实至名归。慢慢使“艺术”变成了一种固定不变的程式,这些问题应该引起大众警惕。

艺考热催生虚假“名师班”产业链

据了解,2016年全国艺考报名人数迅速增加,参加艺考人数突破100万,全国本专科院校艺术类招生人数超过50万人。2018年多省市艺考呈升温趋势,北京电影学院总报名45077人次,仅表演学院报考人数就达9693人次,报录比达到194:1。2019年高考人数突破了千万,艺考人数水涨船高,被称为“最难艺考年”,大多数院校突破报名人数历史高峰。2020年报名人数将继续增加,艺术高考报名人数一年胜似一年,竞争十分激烈。

需求决定市场,艺术“名家班”重获大众视线。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名家班”在中国美术界方兴未艾,艺术史上不乏优秀的名家因喜爱才招收弟子的例子,但今日的“名家班”则多以院校、研究机构、媒体为依托,面向社会广收学员,收取价格不菲的学费。在各种既得利益的驱使下,某些所谓的“名家班”已经远离了学习艺术的初衷,那么“名家班”又是否是艺术传承的有效途径?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美术史学博士王春辰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当代的文明教育里,大家都认为应该有施教者和受教者,施教者要比受教者高明,导致有些人被盲目的思想所禁锢,陷入了一种怪圈。其实艺术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机制,在现代教育里应讲究平等,美育教育只是所有教育中的其中一项,当然在谈及美育教育的时候也要和这个社会的知识、人、环境等社会组织形态有所连结。目前我们的美育教育只是单向教育,学生学习只学到了如何去画一张画,但背后的历史文化并没有涉及,这是不正确的。

业内人士表示,“名家班”如此迅猛的发展,除了巨大的商业利润驱使外,其一与国家目前还缺乏相应的监管制度有关,难监管是目前相关部门面临的最大问题。许多培训班突出表现为规模小、流动性大、隐蔽性强等特点,许多培训班干一两年就换一个地方。其二是开办培训人员的水平也不尽一致,这些培训人员冒充“名家”,有些是几位在校本科或研究生合伙开办的培训班,规模相对比较小,有些是别人出资聘请在校研究生进行辅导开办的培训班。在众多培训班中最突出的特点是没有培训资质,而他们又打着“教委批准”“协议上课”“名师上课”“协议包过”等幌子进行招生。在这种鱼龙混杂、琳琅满目的培训机构中,家长和考生很难分辨出哪些是有水准、够资质的培训班,存在“草台班子”的情况特别严重。

据记者了解,目前针对没有合格的办学条件、没有教委的批文、没有合格的教师等不符合办学条件的“草台班子”,相关部门一经查处后也只能勒令其停办,但没有处罚权,培训班一旦被叫停也不会带来什么损失,无形中更滋生了艺考培训班的无序增长。

热潮下的“冷思考”

当然,在并未降温的艺考“热”中,还是能够捕捉到一些“冷静”的变化与新趋势。

记者观察发现,首先在强化文化课成绩层面上,各大艺术院校纷纷在专业考试难度不减的同时,强化了对于文化课成绩的要求,与强化文化课考试成绩同样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是近几年考题设置,让人耳目一新。有学者分析认为,尽管打破常规的考题让一些考生始料未及,但却透露出未来的艺术类考试将减少试题套路,力求全面考察考生综合能力的趋势。

对此,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宋协伟表示,如今对人才的识别能力标准要发生本质变化,在以前来看,画得有感觉就可以录取,但从今天的设计产业来看,造像能力仅仅是必须要具备的素质。作为考生,你的阅读能力、思考能力、问题意识、创意能力等等也是应具备的条件,因此我们的考题也在变化,我们的考题也回归到了社会现实中去,越是热门的话题,越是要关注。

“我们的考题不是胡来的,是为了培养未来产业具有领导力的人才而定的,考核的再也不是在学校中学习的技能,并不是背几个公式就可以,要考核全面能力。目前国家教育部的考核方向是正确的,传统的行业性人才都会发生很大的颠覆,但并不是说对传统学科的否定,这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学院大一大二增加了大量的基础课程。”宋协伟进一步说道。

同时针对演艺艺考,考的是不仅是对艺术的理解、艺术的修养、对专业技能的掌握,考生的内涵和综合素养等都要包含在内。对于外在相貌的考察仅占考察内容中较小的权重,对此,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郝戎表示,提高对于高考生文化课成绩的考核要求是一件好事,演员拼到最后就是拼文化。政策调整,或许会导致学校在短期内流失几个能唱会跳的人才,但从长远看,更有助于学校招到一批在演艺道路上有文化底蕴、高素质的好苗子。

“尽管反复地练习对于提升艺术感悟力和表现力至关重要,但是一成不变的考题和考试形式只能加重考生的惯性思维,让考试和应试过程陷入套路。”郝戎补充说道。

对此,中国美术学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考题的内容与形式只是载体,考试对于考生艺术表现力、综合修养方面的要求是不变的。我们希望通过多元的考试形式和考试题目,倡导考生在综合表现能力、综合素养方面有所提升,而不是将精力只用在应试上。

这样看来,尽管今年艺考热度依然不减,但无论考试内容还是考试形式方面都有了令人欣喜的变化,所彰显的,也正是让艺术教育尽快摆脱功利主义纠缠的目标与初衷。艺术应当担负起哺育思想的责任,期待未来的艺考能更趋理性,回归本位。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9/1129/823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