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公益 鸿雁天路 诠释生命之美

鸿雁天路 诠释生命之美

文/图 马良

葛军是个“名人”,41岁的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等21项光环罩在他的头上。

他,一个人,一条路,一部邮车,长年奔波于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的高原无人区,15年的美好青春奉献给了“鸿雁天路”,他是最受可可西里部队官兵和牧民喜爱的人。

不久前,笔者决定跟随葛军的邮车走一遭。行前,格尔木邮局配备了氧气、药品,让人不免紧张。问到葛军,葛军双脚并拢,两手贴在裤线上,笑着说,别紧张,没事!

翻过昆仑山,海拔接近4000米,汽车“皮球”般前行,同行的李总心口发闷,连忙吃了速效救心丸,我头剧痛,也吃了“红景天”。

到了三岔河武警执勤点,葛军背起四五十斤的邮袋,我随他走了十几步,顿感气促胸闷,停在原地,葛军一步一停顿爬上了有108级台阶的哨所。

2009年7月13日,格尔木市至唐古拉山镇自办邮路正式开通,大家习惯称它为“鸿雁天路”。邮路单程500公里,道路窄且不平,氧气含量为平原的50%不到,“一天四季景”正是对“鸿雁天路”的真实写照。

由于邮路终点唐古拉山镇山高路远,沿途人烟稀少,车辆常常行驶几十公里见不到一个人影,所以在这条邮路附近的边防兵站官兵、环保站、机务站工人、农牧民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和单调。一次,大雪封路,邮车无法开往沱沱河兵站,当时邮车里只有几封战士的信,可深知高原官兵盼信心情的葛军,不顾凶猛与刺骨的风雪,徒步行走了20多里路,将信送到了战士们手中。

车行15个小时,我们到了唐古拉山镇兵站,深夜中等候已久的战士激动地拿到了包裹信件,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笔者问兵站教导员,他们怎样评价葛军的作用,教导员说,葛军就像是战士们的爹妈,这里的战士很多不足20岁,常年驻守通信不畅的无人区,想爸想妈,很苦。葛军的邮车,是两边的牵挂,战士们天天盼他来,就像是盼爹盼妈。

正在与战士们话别的葛军,仍然是双脚并拢,两手贴在裤线上。他的动作体现了普通战士的品质,他的谦恭和亲和力无不打动着官兵们的心,大家从内心视他为亲人。

这一晚,我们宿在4860米的沱沱河边,头痛、胸闷,脚下飘忽,彻夜未眠。

回京后在医院的病床上,想起葛军的话:“战士们不容易,站岗放哨,吃不香、睡不好,想家想爹妈。每当我走不下去的时候,想到他们,我又有了力量。”

葛军带着邮政人的执著与顽强,与疯狂的沙尘暴赛跑,与突如其来的风霜雪雨抗争,一次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已累计安全行驶14万公里,运输各类邮件5000余袋,累计信件、报纸和包裹30余万件。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106/74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