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经济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货币数字化是目前全球范围内都在关注和讨论的一个热点议题,也是今后货币市场,乃至金融市场的一大发展方向,各国央行都在积极探索。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日前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运营架构方面,穆长春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指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双层运营体系”则是指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在这个过程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在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过程中,央行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比如区块链。

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穆长春提到,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需要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知名财经评论员司徒正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一方面不将比特币等区块链货币合法化,降低市场投机概率,以保护中小投资者;另一方面,央行需要尽快推出符合市场需求的数字货币体系,满足在原有金融去杠杆监管和外汇管制基础下的跨境市场交易,以提供合法的大量的资金贸易途径。

在司徒正襟看来,央行提出的“双层运营体系”事实上打破了传统货币发行受中央政府影响的惯例。传统货币利率可以被银行间公开市场操作影响,而数字货币伊始设立就以双层运营体制的方式为市场自发形成了数字货币的交易流通和利率机制。也是国内金融开放对于金融市场化和法治化的伟大探索和尝试。

公开信息显示,我国近年来一直在积极进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据了解,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组织专家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并于2015年初进一步充实力量,对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环境、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数字货币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类数字货币的关系、国外数字货币的发行经验等进行了深入研究。2016年1月,央行对外宣布正在研发并争取早日推出数字人民币。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成立,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去年是央行数字研究过程中大力加速的一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同年9月,“南京金融科技研究创新中心”和“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南京)应用示范基地”正式揭牌成立。

记者注意到,央行8月2日召开电视会议,对下半年重点工作做出部署。会议要求,下半年要做好八项重点工作,其中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截至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共申请了74项涉及数字货币的专利。

总体而言,我国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做好了积极的准备,包括技术层面和制度层面的准备,并就发行法定数字货币问题与其他国家保持密切沟通。

有分析人士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落地将对现有清算机构造成一定的冲击。司徒正襟认为,传统数字货币发行主要形式是直接以一定算法挖掘获取货币。没有任何主权国家货币的承兑,也没有黄金等贵金属作为等价货币,是创造货币的行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用于小额零售业务场景,将在双层运营体系安排下,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替代的对象是M0(现钞),而不是M1、M2,不会引发金融脱媒。有些类似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移动支付的支付宝和微信的扣款模式。数字货币金额与银行卡中的存款一致,通过中间支付公司与银行间协议实现商品购买。本质是将个人纸币通货数字化,数字货币的使用仍然依附于银行转账业务和支付业务本身,对银行间货币清算本身没有太大影响。数字货币发展循序渐进,小规模运行,体现的是主权国家货币发行和货币使用的权威性和严谨性,也是将数字货币纳入监管,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一环。

“从微观上来说,在数字货币交易量增加之后可能会增加清算机构基础从业人员数量,弥补数字货币交易法律法规培训等,但数字货币发展在我们国家始终是审慎的,需要稳中求进。”司徒正襟说。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9/0813/7087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