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财经 央行报告再提利率并轨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加快

央行报告再提利率并轨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加快

本报记者 刘诗萌报道

8月9日晚,央行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下一阶段,要发挥货币信贷政策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的作用,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值得关注的是,与一季度相比,本次《报告》还重点强调要加大金融对制造业的支持力度。加强宏观政策协调配合,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创新完善货币政策工具和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更好地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

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在本次《报告》中,再次提及“利率并轨”问题,并提出推进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更好地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自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首次提到存在“利率两轨”的问题以来,央行在此后发布的每一份货币政策报告中都提出推动“两轨合一轨”,而且着墨越来越多,方向越来越清晰,重点越来越明确。

利率市场化要求早已写入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下一阶段工作思路”中,但自2018年央行行长易纲等屡次提及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后,改革步伐有所加快,2019年Q1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关于利率市场化部分较以往内容有明显细化,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2019年Q2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更加明确了年内利率市场化的方向,即重点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预计年内可能有阶段性成果落地。

“利率市场化近些年一直在不断向纵深发展,从放宽到不设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上下限要求,央行对存贷款利率的限制已经从制度上消除了。但是无论是金融市场还是实体经济实际上都需要一个基准利率,以前央行会发布存贷款基准利率,它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起到了基准利率的作用,不过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市场化程度显然在与金融市场的对接上存在一些缺陷,所以培育基准市场利率的任务就被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经济学院教授李永森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最关键的是要在金融市场里面发现价格、引导价格,基准利率来自于金融体系的利率水平,因此我们要力图构建一个既能够反映市场整体的资金供求关系,同时还要便于央行通过货币政策来加以调控的利率体系。”李永森强调。

“实际上利率并轨就是让存贷款基准利率逐渐淡出,然后与基准收益率曲线并轨,最后合二为一,反映在更靠近市场的基准收益率曲线的发布和调控上。”李永森说道。

“基准收益率曲线的构建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最终要形成一个央行能够对基准价格信号调控的机制,当然这样的改革是在陆续推进的。”李永森指出,当前央行已经对商业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做出了指导,因为商业性的金融机构在开展业务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商业利益,但是今后要引导它们从原来只关注存贷款基准利率到要更加关注金融市场基准收益率的变化上。

实际上,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方案已经呼之欲出,即激活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并与政策利率挂钩。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随着银行更多运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作为定价参考,有利于进一步疏通政策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更好地发挥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

不难发现,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也是进一步推动货币政策框架从数量型为主向价格型为主的转变。虽然利率走廊、利率市场化已经推行的多年,但以降准为主的货币政策操作仍然是2018年以来货币宽松的主要工具,我国货币政策框架仍然更加倚重数量型调控工具。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一方面是通过贷款利率市场化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贷款利率下行,也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破除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的利率约束、货币政策框架转变的应有之义。

形成统一的基准收益率曲线

推进利率“两轨合一轨”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的必然要求。当前“利率两轨”的存在影响了货币政策的有效传导,不利于降低实际利率。今年以来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市场利率稳中有降,贷款的实际利率受风险溢价影响较大。推动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有利于增强市场竞争,促使金融机构更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降低风险溢价,并进一步疏通货币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由此,推进贷款利率并轨成为当前推进利率“两轨合一轨”、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点,而推进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的重点则是培育和完善市场化的贷款定价机制。

李永森表示,LPR就是商业性金融机构对贷款利率的集中性报价,这也反映了要发挥市场化信号的重要作用。商业性金融机构发布贷款利率水平的依据就是金融市场的资金供求关系、金融市场的价格信号水平以及实体经济对货币资金的需求等。由于商业性金融机构在发布利率的时候已经参照了基准收益率的变化情况,所以各家商业银行的集中发布就会逐渐形成一个反映市场化水平的贷款利率。

不过,李永森指出,目前的LPR一方面需要更多的报价主体参与进来,另一方面从报价的结构上,需要逐渐完善不同期限的价格,形成一个统一的期限结构。此外,贷款利率除了与期限有关,还与借款人的信用评估有关。不同信用水平的借款人获得贷款的成本是不一样的,对于不同信用水平的借款人来说,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利率也是不同的,因此LPR在信用差异的处理上也应该更加科学。

未来LPR是否能够逐步实现对现有贷款基准利率的替代?李永森认为,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淡出不是一蹴而就的。从贷款的角度来看,由于贷款更多地放映了资金供应方的利率水平,所以贷款基准利率的形成实际上为基准收益率曲线的建立发挥了重要的辅助作用。但是它能否完全取代存贷款基准利率还需要观察。

“在货币市场里,除了LPR以外,还有Shibor、国债收益率曲线等指标都可以在不同侧面反映市场的利率水平和走势,这些指标都是逐渐形成的过程,相比于存贷款基准利率,都是更加贴近市场的价格信号。”李永森说道。

“不过,这几种利率该如何协调,如何构建出一个期限结构完善、能够更好地反映市场整体利率水平的统一的基准收益率曲线,将来还需要进一步的建设和完善。”李永森表示。

“统一的基准收益率曲线一方面对金融机构开展的金融业务有指导和参照意义,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最后影响到全社会的资金收益率水平,这样的价格信号也能够为央行进行货币政策操作提供更精准的目标。”李永森补充道。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9/0813/7087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