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教育 早教市场亟需加强监管 回归教育本质

早教市场亟需加强监管 回归教育本质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教育学家蒙台梭利认为,儿童出生后3年的发展,在其程度和重要性上超过人一生中的任何阶段。

婴幼儿早期教育被誉为“永远的朝阳行业”,备受家长关注的同时,也受到市场投资方的关注。据《中国早教蓝皮书》调查显示,2017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000亿元。

近年来,在千亿市场蛋糕的诱惑下,资本不断进入,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美式教育的继承者”“孩子的故事会”“水中早教园”等名目繁多的早教机构“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不少家长很是迷茫。加强监管和引导成为早教市场亟待解决的问题。

早教市场繁荣

时下早教市场非常火。以红黄蓝和东方爱婴成立为标志,中国早教行业到现在已经过近20年的发展,目前已呈现出广阔的发展空间。

据上海市质量协会用户评价中心发布的《上海幼儿早期教育(0-6岁)状况调查》显示,有57.1%的家长为孩子报名幼儿园以外的早教课程。其中,0至3周岁幼儿有39.9%参加过早教课程,4至6周岁孩子有73.5%参加过。59.3%的孩子至少报了2门课程,孩子每周上课时间平均超过2小时。值得注意的是,0至3周岁参加早教的孩子中,41.6%上的是拼音、英语、奥数等学科类课程。

“单独二孩政策的放开,增加了婴幼儿的数量,对早教市场的需求一下释放,引爆了市场。”中研普华研究员覃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

据相关数据显示,“二胎政策”的开放,每年新生儿预计增长300万-500万,整个行业新增的红利大约在900亿-1500亿。早教产业将迎来每年20%的市场增长黄金期,加上衍生品,十年内将成为一个万亿级市场。与此同时,百度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幼儿园的在园人数达到了4725万,早教市场潜力巨大。

疯狂运营官创始人、幼教投资人杨明豪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身为人父人母的很多都是80后,接受过一定教育,也有一定经济基础,普遍认识到早期教育对小孩的重要性,为了让小孩不输在“起跑线”上,从而选择早教。

作为一名80后家长,杨明豪坦言希望孩子在早期接受更好的教育,像钢琴、绘画、英语等项目的学习,不会在意花费多少。而这种心态在家长中也不在少数。

“别人家孩子都去了,说挺好的,赢在‘起跑线’这成为年轻家长送孩子上早教最为普遍的理由。”山西省某公立幼儿园园长吴晋萍在此前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谈到,良好的生活环境,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使得年轻家长在幼儿教育方面的投资越来越多,而且呈跟风趋势,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早教市场的繁荣发展。

发展良莠不齐

火暴的市场吸引了众多资本的进入,在加速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如早教机构师资问题、早教机构价格问题、早教机构课程问题等。

据覃崇介绍,目前早教机构的经营模式包括3种:首先是一体化模式,即是亲子园+幼儿园,在同一个早教机构能够完成0-6岁的教育,对小孩的身心发展有一定的帮助。二是连锁加盟模式,运用品牌优势,统一教学方式,迅速占领市场。三是社区保健中心模式,以社区婴幼儿保健机构为主体,通过对社区婴幼儿建立健康档案,与家长互动,提高家长的育儿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早教市场缺乏监督。”覃崇表示,早教机构尚未纳入我国的国民教育体系,导致我国相关部门无法实施有效的监督,即教育部门对机构的教学内容无法监督,工商部门只能监督其经营情况。

根据《北京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设置管理规定》,成立教育培训机构需到教育行政部门申请注册登记,并需要符合多项条件,比如办学经费、注册资金、校舍面积、教学面积都有明确规定。但是由于管理部门较多,反而造成“多部门管、多部门不管”的窘境。

“早教机构良莠不齐,主要表现在师资队伍和学校管理。”杨明豪指出,目前很多机构的教师,并没有相关从业资质。有些是从事幼教改行的,部分教师甚至压根就不是教师,只是因为脾气好、要求较低等原因就直接在早教机构任职,这样导致早教的教学质量无法得到保证。

需要指出的是,教师即便想拿到专门从事0-3岁儿童早教的教师资格证,也无从考起,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我国并没有早教教师资格证书。

相关人士指出,目前0-3岁婴幼儿早教人才师资培养几乎还处于空白。早教教师队伍年轻化、专业水平和理论知识能力不足、教学相关课程的综合素养不够,成为早教市场的最大隐忧。

另外,吴晋萍表示担忧,早教机构规格不同,无标准和规范,教学方式、教材使用、幼教老师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国家相关部门也无法直接给出每一个机构教学费用,大多都是由机构自行安排,进而导致部分机构乱收费。《上海幼儿早期教育(0-6岁)状况调查》数据显示,在课程费用方面,平均每个家庭每年要花17832元,占父母年收入的11.9%。

规范化是关键

“重视0-3岁婴幼儿教育。”这句话被写进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2010-2020年)》,科学的早期教育对于每一个儿童都是必需品,探索、开发适合中国孩子的早教体系需要落到实处。

杨明豪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要完善法律法规,对早教行业作出相应的规定,让早教机构和消费者有法可依。

记者查阅发现,2013年初国家教育部就在全国选定14个地区进行0-3岁婴幼儿早教试点,比如,青岛市于2014年年底出台《青岛市0-3岁婴幼儿教养指导纲要(试行)》。然而,全国尚未形成早教方面的统一标准。

吴晋萍说道,早期教育甚至学前教育,目前并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这也导致教育部门解决早教市场乱象时有些力不从心。

“提高早教专业教育水平。相关学校可以设立早教专业,培养专业人才,而对于要上岗的早教教师要给予一定的监督,保证教学质量。”覃崇说道。

另外,覃崇建议道,加强早教机构的建设。对于乱收费、教学质量差的机构,要给予整改甚至撤销其经营权,整顿行业发展环境,加强行业建设。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106/68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