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专题 国六“压境”:汽车业在阵痛中寻求蜕变

国六“压境”:汽车业在阵痛中寻求蜕变

本报记者 杜文科报道

 

4-p

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指出:“2019年7月1日起,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我国已有10多个省市发文明确了将于2019年7月1日起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国六”标准的提前实施,在引发了新一轮汽车销售大战的同时,也倒逼我国汽车生产企业提前走上了转型升级之路。

何为“国六”

执行“国六”标准已经进入倒计时。那么,何为“国六”?

所谓“国六”,是指我国发布的《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

我国的汽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直都是借鉴欧洲汽车排放标准来进行制定。自上世纪80年代,我国就开始对汽车的排放进行检测控制,颁布过众多相关法律法规,包括《汽油车怠速污染排放标准》《柴油车自由加速烟度排放标准》《汽车柴油机全负荷烟度排放标准》等。

1999年,我国《汽车排放污染物限值及测试方法 GB14761-1999》正式颁布,它整合了国家此前发布的众多排放标准,形成了排放限值和测试方法为一体的标准结构。该标准从2000年开始实施,自此我国汽车污染物排放标准进入了“国一”时代。

此后,我国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逐步提升。机动车污染物排放相关标准逐渐按照“摩托车”“轻型车”“重型车”进行了划分、重组。主要针对碳氢化合物(HC)、一氧化碳(CO)、氮氧化合物(NOx)、颗粒物(PM)来进行标定。

2001年,我国机动车排放标准开始正式实施第一阶段(即“国一”)。经过18年的发展,我国先后实施了五个阶段的排放标准,每个阶段的平均“生命周期”也就3年多时间。而重点阶段是实施第五阶段(即“国五”)排放标准,有效促进了汽车行业技术升级。可以说,每一次排放标准的升级,都让法律法规越来越严,也推动汽车产品品质上升一个档次。

2016年12月23日,环境保护部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自2020年7月1日起实施;2018年6月22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重型柴油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自2019年7月1日起实施。这标志着“国六”排放标准即将实施。

相较于“国五”排放标准,“国六”整体上严格了许多,主要包括:一是汽油车的一氧化碳排放量降低50%;二是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总烃排放限制下降50%(国四到国五降低23%);三是氮氧化物排放限制加严42%(国四到国五降低28%)。

按照工信部所公告的“国六”排放标准来看,共分为两个实施阶段,即“国六a”和“国六b”。其中,“国六a”相当于国五到国六的过渡阶段;而“国六b”才是真正的“国六”排放标准,其严苛程度甚至要高于有着“全球最严排放法规”之称的“欧六”标准。

2018年6月27日,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的通知。该《行动计划》与“大气十条”、《“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等相关专项规划和政策规定进行了充分衔接,保持了工作的连续性,并在此基础上增强了大气污染防治任务措施的广度、深度和力度。

《行动计划》明确:“各地制定营运柴油货车和燃气车辆提前淘汰更新目标及实施计划。2020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淘汰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中型和重型柴油货车100万辆以上。2019年7月1日起,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推广使用达到国六排放标准的燃气车辆。”

目前,我国已有10多个省市发文明确,将于2019年7月1日起实施“国六”排放标准。

有关专家指出,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重要意义,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从以往跟随欧美机动车排放标准转变为大胆创新,首次实现引领世界标准制定,有助于我国汽车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推动我国汽车产业发展;二是在我国汽车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可以起到淘汰落后产能、引领产业升级的作用;三是能够满足重点地区为加快改善环境空气质量而加严汽车排放标准的要求。

新一轮销售大战

众所周知,“国六”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排放标准。升级后的国六标准比国五标准对排放的标准严苛将近50%,对发动机技术的要求非常苛刻。但是,目前国内的汽车市场仍以国五车辆为主导,短时间内完成技术革新与产品迭代,对于车企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车企虽然已对“国六”排放标准做出相应动作,但是因为调整时间仓促,导致大量在售车型仍未能完成相应升级。

尤其是,2018年的那场“车市寒冬”的阴霾至今并未散去。从2019年一季度各大车企的财报来看,净利润几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不乏有长安、长城、广汽集团以及上汽集团等知名车企。而“车市寒冬”所带来的影响,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库存堆积。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1-6月,国内汽车产销1405.77万辆和1406.65万辆,同比增长4.15%和5.57%,与上年同期相比,产量增速回落0.49个百分点,销量增速提升1.76个百分点。其中乘用车产销1185.37万辆和1177.53万辆,同比增长3.23%和4.64%,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速均有所提升。中国品牌乘用车销售510.9万辆,同比增长3.4%;市场份额为43.4%,较上年同期下降0.5个百分点。商用车产销220.40万辆和229.11万辆,同比增长9.41%和10.58%,与上年同期相比,产销增速呈一定回落。其中,轻卡销售97.49万辆,同比增长16.15%;中卡销售10.09万辆,同比下降4.67%;重卡销售67.18万辆,同比增长15.11%。

业内人士表示,在“车市寒冬”影响下,尽管借助“汽车下乡”“增值税下调”两项重磅政策支撑,汽车行业自觉地作出了多次降价应对措施,但效果并不理想。面对依旧高企的库存,唯有在终端优惠销售上持续加码几乎是必然选择。于是,新一轮汽车销售价格大战开启。

4月27日,上汽集团率先吹响号角,豪掷30亿元现金红包,支持荣威和MG名爵“惠民换新”。尤其是在上汽集团公布的员工购车方案中,包括别克、大众、雪佛兰、斯柯达、荣威、五菱等全系品牌,员工购车直接降价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最高直接打6.5折。值得注意的是,上汽通用提供给在职员工的优惠车型全为国五版本,清库存的用意不言而喻。

此后,吉利、长城、长安等主流车企都不约而同加大了优惠力度。特别是吉利针对国五车型推出的“亿元红包”活动中,部分国五车型综合优惠最高达33000元,置换补贴最高达10000元,金融贴息最高达9000元。而随着国六排放的全面实施,国五车型的售价会进一步下探。在这场以“救市”为根本的价格战背后,是车企面临车市萧条的焦虑不安。

对于2019年的车市前景,目前市场预测偏悲观。渤海证券日前在一份研报中表示,考虑到终端需求不足、经济增长承压以及中美经贸摩擦的背景下,2019 年汽车行业产销增速仍面临较大压力,预计上半年压力要高于下半年。

从不同车系角度看,日系汽车被看好。平安证券认为,从10年政策法规、5年技术路径、3年战略周期维度,日系汽车在2019 年仍然会成为行业主要增长引擎,份额有望提升;德系汽车受战略转型、美系汽车受品牌资源分布影响,份额预计持平;韩系汽车预计下滑。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来看,2019年4月,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61.0%,环比上升5.7个百分点,同比上升6.47个百分点,库存预警指数位于警戒线之上。这也是自2017年以来,同期库存预警指数最高的一次。

业内人士认为,无论从行业政策、还是个人经济问题考虑,在“国六”过渡期购买国五,尤其是对“刚需”的人来说,“抄底”国五是最好的时机。

倒逼转型升级

毫无疑问,“国六”标准对于车企来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有关专家指出,“国六”标准提前实施,也许是一件好事,能倒闭车企提前走上转型升级之路。这是因为,在“国六”实施之前,车企比普通民众会更早知道国六的相关规定和要求,也会更早地规划国五库存车辆以及开展对国六车辆的生产布局。

事实上,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已经经历了两次交通能源动力系统变革,每一次变革都给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带来巨大变化,同时也成就了先导国或地区的经济腾飞。第一次变革发生在18 世纪60 年代,以蒸汽机技术诞生为主要标志,是煤和蒸汽机使社会生产力获得极大的提升,开创了人类的工业经济和工业文明,使欧洲各国成为当时的世界经济强国;第二变革发生在19 世纪70 年代,石油和内燃机替代了煤和蒸汽机,使世界经济结构由轻工业主导向重工业转变,同时也促成了美国的经济腾飞,并把人类带入了基于石油的经济体系与物质繁荣。

今天,当人类再次来到交通能源动力系统变革的十字路口时,就意味着第三次变革的到来。而第三次变革,就是将以电力和动力电池(包括燃料电池)替代石油和内燃机,将人类带入清洁能源时代。在能源和环保的压力下,新能源汽车无疑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

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早在2009年,我国首先在北京、上海、重庆等13个城市展开新能源汽车的示范。当时重点在公交、出租、公务、环卫和邮政等公共服务领域率先推广使用;2010年,又增加了天津、厦门等12个试点城市。同时选择6个示范城市,开始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试点工作。借助中央和各地方的高额补贴政策,新能源汽车行业得以快速发展,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也在稳步提升。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城市已经达到88个。

我国也是最早启动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政策的国家之一。自2013年至2015年,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合计补贴484.44亿元,极大推动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根据新能源汽车的不同种类、不同续航里程,财政补贴的额度也不相同。在财政补贴政策的刺激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在2009年以前不足500辆,到2015年底已经增长到了58.32万辆。

2014年7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决定免征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会议强调,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交通能源战略转型、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支持新能源汽车这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对于实施创新驱动,促进节能减排和污染防治,拉动国内市场需求、培育新的增长点,实现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双赢”,具有重要意义。

以吉利汽车为例。近年来,吉利汽车通过深化实施精品车发展战略,汽车产品已经进入了全面迈入精品3.0时代。凭借着高品质、高技术、高价值的精品车车型,吉利汽车全系车型款款爆款,款款热销,如轿车产品新帝豪、新远景、博瑞,SUV车型博越、缤瑞和远景SUV、远景X3,均成为中国品牌各细分市场品质标杆和销量王。

针对史上最严的“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吉利汽车秉承着“造每个人的精品车”的品牌使命,凭借最成熟稳定且最先进的驱动技术,吉利品牌已经完成了旗下全系列车型的国六车型的开发及量产。尤其今年刚刚上市的星越更是达到了最严苛的国六b标准,帝豪、远景等车型的国六版本也已到店预售,近期即将全面换新上市。

像吉利汽车这样在政府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在科技创新支撑引领、巨大市场规模吸引、新的商业模式运作等共同作用下,我国涌现出了一大批新能源车企,它们通过加速推动新兴技术与现有产业的融合,催生了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为代表的产业发展新趋势。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的有关报告认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处于由导入期向成长期过渡的关键阶段,在全球产业体系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引领和加速了全球汽车电动化进程。

2018年上半年,国家先后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等行业政策,指导和支持汽车行业向智能化、互联化、电动化、自动化方向发展。同时,国家实施降低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以及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将进一步推动汽车行业加快转型升级,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2019年5月12日,在北京举行的2019中国汽车发展趋势与政策实施高峰论坛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有关专家分析称,我国新能源汽车目前是产业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和窗口期。伴随着淘汰和资产重组,国内需求的进一步释放,产业发展将进入新阶段。

中国报告网发布的《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分析报告——行业深度调研与发展动向研究》显示,2019年1至3月,我国汽车产量完成633.6万辆,同比下降9.8%;销量完成637.2万辆,同比下降11.3%。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30.4万辆和29.9万辆,同比增长102.7%和109.7%。

来自汽车产业界的分析称,在能源和环保的压力下,新能源汽车无疑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如果新能源汽车得到快速发展,以2020年中国汽车保有量1.4亿计算,可以节约石油3229万吨,替代石油3110万吨,节约和替代石油共6339万吨,相当于将汽车用油需求削减22.7%。2020年以前节约和替代石油主要依靠发展先进柴油车、混合动力汽车等实现。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将节约石油7306万吨、替代石油9100万吨,节约和替代石油共16406万吨,相当于将汽车石油需求削减41%。届时,生物燃料、燃料电池在汽车石油替代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9/0628/6637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