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专题 5·31世界无烟日:为全球烟草控制做出中国贡献

5·31世界无烟日:为全球烟草控制做出中国贡献

本报记者 杜文科报道

 

4-绿色清新世界无烟日公益宣传展架

5月21日,有媒体爆料称,国内知名男子演唱组合TFBOYS的三位成员之一王源在北京一家日料餐厅与圈内好友聚会时吸烟,并附了几张王源吸烟的特写图。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不少网友指责王源不该在公共场所抽烟,希望他公开道歉;当天下午,王源在微博上发出公开道歉。

大众之所以把目光聚焦到“王源吸烟”事件上,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在北京的公共场所内是不允许抽烟的,尤其是公众人物更应该注意负面社会影响。这无不说明《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的推广与普及已经深入人心,使大众自觉地站在了排斥吸烟的队伍之中。

5月31日是第32个世界无烟日。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烟草和肺部健康”。今年也是我国签署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生效13周年。借此机会,就让我们回顾一下我们这个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和消费国在推动控烟工作中做出过哪些成就。

控制烟草是全球共识

20世纪50年代,全球医学界确认,吸烟对人体所有器官均会产生损害:吸烟是心脑血管疾病、癌症和肺气肿等非传染性疾病的重要诱因;吸烟者更易感染结核病和肺炎等传染性疾病;烟草已成为继高血压之后的第二号全球杀手。烟草带来的危害,促使全球反烟斗争不断高涨。

为了减少烟草危害,1996年5月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提议进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谈判。1999年5月,第52届世界卫生大会决定启动公约的谈判,确定在2003年5月完成。2000年10月,公约的政府间谈判正式开始,并计划于2003年3月通过公约最后文本。

2003年5月21日,在日内瓦召开的第56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WHO)192个成员一致通过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为全球控制烟草危害、维护人类健康提供了法律框架。

2003年11月10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中国成为该公约的第77个签约国。

2005年2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正式生效。它是由世界卫生组织主持达成的第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公共卫生条约,也是针对烟草的第一个世界范围多边协议。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及其议定书对烟草及其制品的成分、包装、广告、促销、赞助、价格和税收等问题均作出了明确规定。公约的主要目标是提供一个由各缔约方在国家、区域和全球各级实施烟草控制措施的框架,以便使烟草使用和接触“二手烟”频率大幅度下降,从而保护当代和后代人免受烟草对健康、社会、环境和经济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2005年8月28日,中国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决定批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自2006年在中国正式生效。对于该公约,中国的立场是一贯的:中国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关心人类健康的良好愿望表示深深的敬意,并且愿意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到公约生效后的履约过程中。

2006年2月6日至17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首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会议决定在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日内瓦设立一个实施该公约的常设秘书处,指导各缔约国进行烟草控制,协调各国在实施该公约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会议还决定分别成立工作小组和专家小组。

2007年6月30日至7月6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二次会议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与会147个缔约方一致通过关于推行公共与办公场所全面禁烟的指导准则。指导准则总结了各国和地区在过去几年中根据公约精神推行禁烟区的有效经验,为各国各地区政府制定公共与办公场所禁烟的法律和措施等提供了切实可行的依据。

此后,2011年4月28日至29日在莫斯科举行的首届健康生活方式和非传染性疾病控制问题部长级会议、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世界大会,以及2011年9月19和20日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上,与会者促成了宣言,所有缔约方有必要加速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2011年12月6日至8日,由缔约方会议设立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六条“减少烟草需求的价格和税收措施”实施工作小组在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召开会议,讨论了将来可能的准则附加说明大纲草案,并对未来的工作进行了筹划。

2016年1月1日,联合国大会第七十届会议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A/RES/70/1)中的17项指标,其中至少有7项与健康和疾病有关,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现在的诸如心脑血管病疾病、癌症、糖尿病、高血压病等都与烟草有关,因此有理由相信控制烟草有助于实现其他的全球目标。议程呼吁各国现在就采取行动,为今后15年实现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而努力。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球每年因吸烟或接触二手烟而死亡的人数近600万,如果对烟草不加控制,至2030年,这一数字可能达到800万。尤其是中国目前的烟民数量约3.2亿。

中国控烟超前探索

我国政府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意识到吸烟有害于国民健康,并对吸烟问题采取了多种方式的控制措施。不过那时,我国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控烟法律法规,所有控烟政策和措施,大多是出现在某些法律、法规、规章的某些条文或某些规划、通知中。

比如:1979年7月,我国卫生部、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发出《关于宣传吸烟有害与控制吸烟的通知》;1985年9月,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铁道部联合发出《关于禁止在旅客列车上随地吐痰、乱扔赃物和在不吸烟车厢内吸烟的规定》;1987年4月,国务院发布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1991年卫生部发布的实施细则,规定了禁止吸烟的13类公共场所;1991年6月,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规定了禁止或者限制在公共交通工具和公共场所吸烟、劝阻青少年吸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并对烟草包装和烟草广告做了限制规定;1991年9月,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不得在未成年人集中活动的场所吸烟;1993年2月,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卫生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卫生部门包括卫生工作者反对吸烟”活动的通知》;1994年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烟草广告发布做了限制性规定;1995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颁布了《烟草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等等。

所有这些,无不说明,我国的控烟工作是在没有外部因素影响之下,积极主动开始探索的。

2003年11月10日,我国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5年8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正式批准公约;2006年1月9日,公约在我国生效。

为了积极有效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7年1月,在原政府间谈判机构的基础上,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卫生部等8个部(委、局)组成的中国履约部际协调机制,负责协调全国的履约工作。

2011年3月,卫生部重修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明确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并对公共场所吸烟标志的设定、公共场所经营者开展吸烟宣传、劝阻吸烟做了规定;2003年2月,卫生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印发了《全国无烟广告城市认定实施办法》;2008年10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规定不得在有火灾危险场所吸烟;2009年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卷烟包装标识的规定》;2009年5月,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总后勤部卫生部等联合发布《关于2011年起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的决定》;2010年6月,教育部办公厅、卫生部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控烟工作的意见》;201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2011年,中央文明委发布《全国文明城市测评体系(2011年版)》规定: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全面控烟;2011年2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中吸烟镜头的通知》;2012年5月8日,卫生部等15个部门印发《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2012-2015年)》,提出:“切实加强烟草控制工作,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12年10月,国务院印发《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清楚阐明“要加强控烟宣传,建立免费戒烟热线,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积极创建无烟医疗卫生机构、无烟学校、无烟单位、建立完整的烟草流行监测体系,认真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到2015年,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在2010年基础上下降2-3个百分点。”

2012年12月,国务院履约工作部际协调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联合发布了《中国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领导干部带头遵守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等有关规定的通知》;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控烟目标;2013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使各级领导干部知所规避;2015年,通过提升烟草税,调整了卷烟价格。目的是获得“既能增加政府收入,又能减少卷烟消费”的双赢。此后,我国通过促进《广告法》的成功修订,加上其他法规相继生效,大多数烟草广告和促销形式从法律上得到禁止。

与此同时,我国政府支持禁烟常识普及,建立了戒烟诊所和戒烟热线,引入了简单戒烟干预技术,更新了临床戒烟指南,并发展了戒烟热线指南。

2015年2月27日是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生效10周年的日子。世界卫生组织2月26日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全面介绍了该公约生效10年来全球所取得的成就和面临的挑战。该组织估计,如果目前的势头保持下去,到2025年全球非传染病造成的早亡数量将会减少1/4,同时15岁以上人口的吸烟率将减少三成。这其中就有我国作出的贡献。

中国控烟还需努力

5月31日是第32个世界无烟日。今年的主题是“烟草和肺部健康”,旨在提高人们对以下问题的认识:烟草对人们肺部健康的负面影响,包括从癌症到慢性呼吸系统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肺对所有人的健康与福祉起着根本作用。今年世界无烟日将重点关注接触烟草影响全世界人民肺部健康的多种方式,具体包括:肺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结核病、空气污染等;无烟日倡导实施有效政策以减少烟草消费,并鼓励多种部门的利益攸关方参与控烟斗争;而改善肺部健康的最有效措施是减少烟草使用和对二手烟雾的接触。

这就要求我国还要继续加大控烟宣传教育力度,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党政机关、医疗卫生机构、教育机构等要率先成为无烟单位;鼓励医疗机构设立规范的戒烟门诊,提供临床戒烟服务;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训,提高戒烟服务能力和水平。

事实上,自2011年以后,随着全球控烟运动的推进,我国控烟在政策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哈尔滨、沈阳、天津等15个城市相继出台了基本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8条精神的无烟法规;北京、上海、深圳的公共场所无烟法规也完全符合公约要求;越来越多的城市、机关、企业加入无烟单位的创建活动,社会控烟共识不断提升。

比如,2015年6月1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正式施行。该控烟条例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室内环境、室外排队等场合禁止吸烟,违者将被罚最高200元。全市设立统一举报电话12320。2017年3月1日,《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修正案正式实施。此前餐厅、宾馆、娱乐、公交等场所允许设吸烟区,此修正案则变为“室内全面禁烟”。

但是,也有学者提出质疑,在烟草专卖体制下,我国烟草行业由国家烟草专卖局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专卖局还参与了国务院成立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工作部际协调领导小组,这才出现了“重税控烟”实际上烟却越卖越多。比如,2015年烟草税再度提高后,全国卷烟销量自2000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并连续两年下降。但2017年我国卷烟销量止跌反升,较上一年增长0.8%。根据烟草专卖局的计划,2018年的卷烟销量还要继续提高。

据了解,我国以控烟为理由,先后两度提高烟草消费税。2009年,我国将高低档烟草进口和生产环节从价税率调至56%和36%两档,同时在卷烟批发环节加征5%的从价税;2015年,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率从5%上调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

公开信息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市场,我国超过3亿的烟民消费了世界上1/3的卷烟。同时,我国烟草行业是一个拥有5000亿资产,5000万从业人员的庞大产业,已经超过10年名列纳税榜首,给国家贡献了1/10的财政收入。

有分析认为,控烟工作必须由与烟草业没有利害关系的独立部门负责。

好在根据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和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原来既管理国家烟草专卖局又牵头履约《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职责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现已将履约《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职责移交给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这也许会为新的控烟运动带来新的转机。

2018年10月1日至6日,在内瓦办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第八届会议,旨在审查进展情况并加强全球控烟斗争。来自137个国家的代表团以及联合国机构、其他政府间组织和民间社会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与会者审查了减少烟草使用方面的进展以及旨在解决新出现的烟草制品和烟草业对控烟工作干预行为的策略。

这就是说,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要求我国的控烟工作还要持续发力。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9/0531/637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