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经济 病种打包付费:“一口价”易,“一刀切”难

病种打包付费:“一口价”易,“一刀切”难

本报记者 梁文艳报道

 

QQ图片20180116134313

为缓解患者“看病贵”,我国在2011年启动了按病种收费的改革试点,一些省份的公立医院也启动了按病种收费试点,这种按病种收费的方式从最初的十几个病种到如今增加到100多个病种。为继续深化医疗改革,各地方的医保控费再次迎来调整。

日前,湖北、河南、浙江、海南、宁夏、四川、哈尔滨等多个省份陆续公布了一级、二级公立医院“扩围”按病种收费。以湖北省为例,湖北省结合本地实际,确定了101个病种和收费标准,主要是常见多发病种,包括冠心病、白内障、急性阑尾炎、骨折等病症。在收费方面,其收费标准按照医院的等级进行统一价格收费。

内蒙古自治区肿瘤医院乳腺肿瘤科副主任医师董浩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按病种收费,对于年轻的患者没有合并症的患者,治疗过程规范,能够避免过度治疗。更为重要的是,大小医院都使用同一个规范路径,间接保障了大小医院的诊治水平持平。

“按病种收费的目的就是让医院进行成本管控,规范临床治疗行为,降低一些不合理的医药费用,这项改革对于患者来说,可以缓解患者看病贵的难题。”中日医院某科室医生王洪州(化名)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患者有医保的情况下,按照病种收费,其费用负担会降低30%左右。

“大处方”、“大检查”生存空间被压缩

当前,我国公立医院实施的是按服务项目付费的支付方式,这种支付方式虽然有明确的规定及收费标准,但在患者治疗过程中的一些治疗项目却相对灵活,这也就造成了患者与医院都存在不小的负担。

随着人口老龄化及患者就医的强大需求下,我国的医疗费用也出现了过快增长,如何控制患者“重复检查”、““过度诊疗”,以及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也已成为我国医疗改革所面临的难题。

为了使患者减轻医疗费用负担,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攀升,从2017年以来,国家相关部门也发布了一些按病种付费的政策。例如,在2017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卫计委及人社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按病种收费工作的通知》。2017年6月底,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出,要针对不同医疗服务特点,推进医保支付方式分类改革。对住院医疗服务,主要按病种、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长期、慢性病住院医疗服务可按床日付费;对基层医疗服务,可按人头付费,积极探索将按人头付费与慢性病管理相结合,对不宜打包付费复杂病例和门诊费用,可按项目付费。

家住山东日照东港区的尚明最近很烦恼,自己的母亲一年前得了白内障,但母亲死活就是不到医院就医。因此,母亲的病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

尚明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我近期看新闻了解到,山东不少城市都启动了按病种收费,所以我想带自己的母亲去济南的医院去就医。

在谈起母亲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就医时,尚明说,母亲生活中是一位非常节约、且不愿意给儿女增加任何负担的老人,现在的人感冒了去趟医院这个检查、那个化验的,一个流程下来,怎么着也得花个1000多块钱,这还是少的。生活不易,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得了一些病都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去医院。我母亲怕给我造成经济负担就一直拖着不去医院就医。但现在不同了,济南的公立医院启动了按病种收费都是明文规定的,所以,我母亲在治疗时所花的费用也都是“一目了然”的。

“对于当前的医疗市场来说,还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因为,医学是一门高度专业化的学科,患者对于如何诊断,如何治疗并不清楚。在这点上,是存在着医患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施维雅(天津)制药有限公司公共事业部高级区域经理蔡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来的按诊疗项目收费,是建立在这种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患者对于要被收多少钱并没有明确的心理预期。”

董浩告诉记者,公立医院实行按病种收费,将有效遏制过度检查、过度治疗,有利于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例如,乳腺纤维腺瘤手术的住院患者,要查甲状腺、妇科等与乳腺无关的疾病,则属于过度检查。

王洪州告诉记者,从近期各省市公立医院均启动了按病种收费,对于患者来说,的确节省了不少费用。例如,某医院指定的病种,患者从住院开始一直到出院,这中间所发生的所有医疗费用都已经包含在内,因此,不存在医院乱收费等问题,因为这些指定的病种都是按照规定收费的,也就是制定病种“一口价”。

按病种付费标准制定难度大

随着医疗改革进入“深水区”,按病种付费的试点范围也在逐步加大。虽然近期不少省市公立医院启动了按病种付费的模式赢得了患者普遍赞赏,但这一变革,在业内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按病种付费的模式也存在不少弊端。

“如果按病种付费在设置方面存在不合理,那么,超费部分就会由医院、科室、医生承担,这就会打击公立医院医生的积极性。譬如,一些医生‘干得越多,扣得越多’,那么不干活的医生反而有钱拿,如果出现这类现象,那么就不利于整个医疗行业的发展。”董浩认为,按病种收费,受掣肘最深的往往是患者,其次才是医生,甚至还可能加深医患矛盾。比如说,当一位患有乳腺肿瘤的患者对医生说,我头疼得厉害,那么医生就会回应,这个和我的科疾病没关系,你忍一忍,要不去药店买点药吃。如果患者非要检查的话,那医生只能给患者办理出院手续,要不然就超费了,因为,医保规定的是按病种收费的。

董浩说,人体是复杂多变的,即使实施良性的小手术,也是存在各种风险的,患者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举个案例,某名患者住院准备做乳腺肿物的切除术,术前一天和你说有过一次的腹部绞痛,你是让这名患者观察还是去腹部外科会诊?如果会诊检查的话,就有可能超费。那么,这多出的费用就得由医生自己掏钱补上,如果医生不管的话,患者一旦出现意外,发展为绞窄性肠梗阻,患者就会丧失健康,那么医生将丢掉饭碗,甚至还有牢狱之灾。出现这一系列的事情,是谁让医生在生存和医德之间徘徊?我想,这与医保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业内观察者认为,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是医改最核心的部分。能否充分发挥医保的作用,对于解决新医改提出的“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将会产生积极作用。

有分析文章认为,按病种收费在我国推行缓慢的原因,除了其标准制定需要多年具备大量的数据样本做基础外,更重要的在于推行的结果如何能够让病人、医院、医保部门特别是卫生部门各方面都能满意,达到多方共赢。如果解决不好按病种收费实施过程中所遇到的诸如收费标准、服务质量、部门间有序协调等问题,那么,医疗费用控制难以顺利推行。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我国某省市的某家公立医院,最早开展了按病种收费,虽然这种支付方式改革让医院的科室管理者压力较大,但这家公立医院在推出按病种付费的同时,也调整了薪资考核制度。

通过记者采访业内人士可以明确,按病种收费这种既可以减轻患者经济负担也可以使医疗费用攀升的保障体系,并非一日建成。这里所涉及到按病种收费标准、服务质量、医生医德、医药成本、医疗器械成本、卫生医疗系统监管等一系列的问题。

最后,董浩建议,当前,不少医院限费额度较低,较低的费用都不够麻醉、检查、化验、病理的。按病种收费的限费额度要就高不就低,高到患者出现一般并发症也足够治疗,在标准制度方面不应“一刀切”。

蔡宇认为,从医院的角度来说,要建立起成本控制的意识。从理论上,收费标准都是测算好的,应该会和改革前持平的。但实际上,一方面,治疗技术不断进步,可能会出现新的手术方式,新的医疗器械和耗材。这些新技术新耗材的出现也会带来疗效安全性及价格上涨的问题;另一方面,医院也需要更多的盈利,必然会倾向于收轻微的病人及利润较高的病人。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8/0117/55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