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访谈 牢记历史 报效祖国 90岁抗美援朝老兵成新党员

牢记历史 报效祖国 90岁抗美援朝老兵成新党员

本报记者 白野报道

“我终于成为中国共产党员了。”虽然已经入党俩月了,但90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祝子清提起自己入党的事仍激动不已。据介绍,祝子清老人的入党申请在今年6月份才终于得到组织的批准,经过考查,七一前夕,他正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如今,老人的干劲儿更足了,不顾年事已高,天天跑出去帮助他人,传播红色文化……

90岁老兵光荣入党

祝老为了圆入党梦,等了大半辈子。“这么大年纪为啥还要坚持入党?”面对一些人的疑问,8月29日,正在郑州市商城路社区商量扶贫帮困事宜的祝老这样说道,“是共产党救了我,还给了我幸福生活,我这一生都要铭记党的恩情。”

据介绍,祝老1927年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曾经一直以讨饭为生,而在讨饭期间他曾进过三次监狱,并多次被地主恶霸追杀,险些送命,每次都是被好心人搭救。“那些救我的人我并不认识,但正是他们把我领上了革命的道路。”祝老说道。

因为不堪忍受恶势力的欺压,祝老离开了家乡,并于1950年7月来到四川省彭山县警卫营,成为了一名战士。“那时,虽然全国已经解放,但依然有土匪四处活动,危害当地群众的生产和生活。”当时地方警卫营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打击地方土匪,祝老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正式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从参加革命那天起,我就梦想着加入中国共产党。”祝老说,然而,朝鲜战争的爆发却改变了他的梦想。

1950年11月,祝老跟着大部队一同开赴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战斗。1952年1月,祝老在敌军的狂轰滥炸之下身负重伤,被迫回国接受治疗。经过多次转院后,祝老最终被安排在了郑州进行治疗。

经过近一年的治疗,祝老的伤势有所好转,但因与原部队失去联系,遂留在了郑州,并参加了工作。因为频繁的工作调动和其他原因,祝老入党的事一度被耽搁,但其入党的初衷和热忱始终未曾改变。1958年,祝老向所在单位——河南省副食品公司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单位领导经过研究,认为他脑部受伤严重,思维、神志是否清楚,需要进一步观察,因此未批准他的入党申请。之后几十年的时间里,祝子清曾多次递交入党申请,均未能如愿。

“我虽不是共产党员,但始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祝老说,党组织没有批准他的入党申请,是因为他做得还不够好。几十年来,他时刻为国家着想,从来不给党和国家添麻烦,从未向党和国家提过任何要求。

“看到老伙计们都是共产党员了,而自己都退休多年了连预备党员都不算,心里空落落的。”于是,2015年底,已经88岁高龄的祝老再一次向中共郑州市同乐社区党支部提出入党申请,经过组织严格考查,2016年7月其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2017年七一前夕,被批准为正式党员。

不忘党恩 帮扶他人

“祝子清是个有着极强信仰和奉献精神的人。”全国拥军模范李志平说,据她了解,1952年在郑州治疗期间,因看到从前线运回的伤员不断增多,医院的床位很紧张,祝老在伤势尚未痊愈且偶尔还会昏厥的情况下,“带头提前出院,留下床位给重伤战友们用”。其此举得到了很多伤员的响应,很快帮助医院解决了床位紧张问题。“伤病住院期间,祝子清依然不忘前线战事,虽然自己深受重伤不能继续参战,但他却动员两位弟弟上前线参加战斗,其中一个弟弟不幸牺牲”。伤愈后的祝老转业到地方,并一直留在河南生活。据了解,他至今依然住在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

“前几年单位分房子,领导首先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优先让我随便挑,我不挑,原来40多平方米已经够住了。现在我很知足,这与我小时候的生活相比,不知要幸福多少倍了。”祝老说。

据悉,1985年,祝老退休后,将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帮扶他人和传播红色文化上。他积极参与“爱心粥”、为农村贫困大学生募集学费等公益活动。与此同时,他与30多名老战友一起组成义务宣讲团,走进学校、企业等地,讲述他们的烽火历程,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教人们忆苦思甜。

“祝子清等老人的演讲,让大家重温了中华民族万众一心、浴血奋战的光辉历史,听过的人都非常受教育,纷纷表示,一定会铭记历史、坚定信念,把爱党、爱国、爱岗的热情带到实际工作当中去。”李志平说。

“我现在已经义务宣讲200多场,只要我还能讲,我就要一直讲下去,将爱国主义精神传承下去,起到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传帮带作用。”祝子清语气坚定地说。

寄语广大青年

“党的十八以来,我们看到了祖国可喜的变化。打击反腐败力度空前,干部作风明显好转,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祝子清谈及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新变化,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祝子清寄语全国广大青年:“一定要牢记历史,坚定爱国主义精神,牢固树立共产主义信念,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紧跟党中央的脚步,发扬爱国主义精神,用正确的理论知识武装头脑,为祖国的强大、繁荣、兴盛发挥自己的聪明才干……”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106/5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