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房产 雄安新区:容城黄金地段房租上涨租赁市场整体运行平稳

雄安新区:容城黄金地段房租上涨租赁市场整体运行平稳

本报记者 张毅 赵碧报道

“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消息,只是修建了两个高铁站(白洋沟站和白沟站),隐约感觉这里要发生什么了……直到4月1日新闻联播里说这里要设立成雄安新区,我回头一看窗外,已经有很多外地车拥堵在高速公路上,天津的、保定的、石家庄的、山东的,哪儿的车牌都有……”孙女士望着窗外的荣乌高速路回忆道。

5个多月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河北省的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都被划入这一“千年大计”的建设范围内。当时,“雄安楼市疯狂一夜”曾被众多媒体披露报道。

如今时过半年,相关部门为保证“千年大计”的有序实施,严厉打击“炒房”行为,关停了房屋买卖市场。但是雄安新区的建设毕竟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目前雄安新区已经有超过30家国企、央企入驻,越来越多的新区建设者也开始涌入这片热土,在市场需求的催动下,新区的房屋租赁市场慢慢火热了起来。

近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前往雄安新区的行政核心区域——容城县进行了实地探访。记者在现场发现,不少临街商铺的门面上都贴着“住宅出租”“整楼出租”的小广告……

中介关门 “央企大街”火热

从北京木樨园车站乘坐6273次巴士,两小时后便到达了容城汽车站。下车后沿着板正北大街向南直行,被外界盛传的“央企大街”——奥威路便映入眼帘。记者粗略观察,雄安新区管委会、中国交建、中建二局、国家电投、河北建设、华夏银行等均在这条路上落户,加上地方政府大楼,购物广场、连锁酒店等鳞次栉比的商业项目,奥威路可以说是容城县的繁华路段。

不过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这里几乎没有任何房屋中介门店,记者当日目睹到的一家售楼中心,早已落上了一把生锈的大锁。与此同时,记者在很多临街商铺的玻璃窗上看到,当地居民自主张贴了不少房屋租赁小广告。

“这房子110多平(米),南北通透采光非常好,带电梯,真是租一套少一套……四月份以前都不到3000块一平米,现在都不让买卖了……”上述家住金苑小区的孙女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详细地介绍自己的房子。

在随孙女士去看房的路上,记者观察到,孙女士所在的小区位于奥威路某大型购物广场对面,建设时间较早,所以外部环境看起来略为老旧。但即便如此,以孙女士两室两厅、简单装修的房屋来说,租一年仍需“3万至4万元”的费用,尽管她向记者表示价格可以再谈,但孙女士的期望价格一年最好还是超过3.5万。

值得一提的是,孙女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是今年4月以前出租自己的这套房子,开价在“万儿八千”。记者随后在公众号“容城热点”的“容城信息”栏目进行浏览,发现不少当地人也会在此处发布房屋租赁信息。记者又联系了小区位于奥威路上的几位出租者,与孙女士所给的价位基本类似。

“我们这边外地人刚刚开始来,房租也上去了。以前普通的小区也就七千左右,现在得三四万,只要不是太破太旧都得三万左右,再好一点的要四到六万。”家住容城汽车站附近的李先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透露。

如此比较,半年时间,容城县黄金路段上一套普通小区住宅的租金就上涨了2至4倍。

为了进行更直观的对比,记者在58同城、赶集网、安居客等平台上查看了同类型的房屋租金价格,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天津滨海新区、武汉、郑州、南京等热门二线城市主城区的月租金价格目前还多在2200至2800元区间内。

部分工厂商铺“整楼出租”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在各类房屋招租的小广告中,记者发现以“整楼出租”的情况居多。“临街写字楼出租,五间三层,700平米……”“楼房前四层后三层出租,1800平米,带电梯,带小院……”

“现在央企国企都来了,就是租给他们的。”记者与当地人沟通中得知,目前进驻到容城的企业保守估计超过30家,“有的企业进来早,就早早在奥威路上落户了,进来晚的,只能在别的路段找办公的地儿了。”

而另一家“整楼出租”的发布人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整租,或单租门脸都行,说不定十月份以后还会涨呢。”示意记者尽早租下来。这是前后楼加两院的格局,整个占地面积2亩多,以前做了好多年五金卫浴和水暖批发的生意,现在由于“没什么活儿,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将工厂出租,并且表示,“我有一个五金的营业执照,你们做这个生意,可以用我的执照。”

“基本每天都有来问的,身边也有一些朋友的房屋租出去了。”该发布人说道,现在不仅是央企入驻,有的小企业也过来寻租,也有一些企业进入雄安新区。同时,他还透露,最近来问的多以“开饭店的”为主,“我,我的这些朋友,都不愿意租给他们,还是想租给企业,少给点(租金)也行。”

记者在豪丹路上发现,有两家门对门的服装公司大门紧闭,贴着“整体出租”的字样。本地人向记者透露,这样的情况,在容城并不罕见,不少工厂选择出租,也是为了“保本儿”。

“据说一栋楼出租的年租是300万,按照三年来算,租金也有将近1000万了。”容城县某公交司机李师傅(化名)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以前容城有很多服装厂,后来生意不景气,很多厂子关门了,生意难做不如赚租金,钱回笼得也快。

资本和人才吸引效应显现

不管是小区房屋出租,还是针对公司客户和机构客户的整楼出租,都缘于目前国企、央企等搬迁到雄安新区的迹象非常明显。而这两者也成为雄安新区租赁市场需求的主要内容。

在业内人士看来,雄安新区房租价格上涨只是集中在部分区域,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稳定的。

“有一些个案和局部区域,因为临近核心区,房源的稀缺性造成租金上涨,但在稍微偏远的地带,租金很难上涨。”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观点,局部区域有一些租赁的需求,有些房主提高了租金价格,但是这点并不普遍,大部分的租赁金额不会有太大变化。从这一点来看,雄安新区的租赁需求并没有完全爆发。

“产业先行,人才入住,才会刺激租赁需求,而目前并不具备扩大租赁需求的条件。”张大伟认为,的确有不少公司和机构增加了在雄安的驻点,但是产业还未迁移过来,工作人员也未大面积进入,其整体的租赁需求并没有明显增加。

现象反映实质。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委员丛屹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道,“租金上涨,正好能反映出国企、央企等入住雄安新区和雄安新区的定位,对社会资本和人才的吸引效应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据了解,由政府主导的公租房,企业自营的租赁房,个人手里的零散房源,这三者共同构成我国租赁市场的供给方,且租赁价格更多由市场供求所决定。

在丛屹看来,雄安新区的建设,未来更多需要发展租赁市场。新区设立后,社会资本和人才入驻,租赁市场的供给不足,这才导致局部租金上涨。未来新区还需加大房屋建设,加大公租房的供给,保证充足房源,进而保障市场平稳有序。

业内人士也提到,房屋的租赁市场和买卖市场是不同的。买房可以空置,租赁极少出现空置现象。房屋买卖可能在概念刚出现,甚至未出现时就会有需求,对未来有预期就可以购买;但是租赁必须有产业入驻,极少有人去投资租赁。目前雄安新区已经锁定了交易,仍不排除局部租赁可能存在一些炒作的氛围。

丛屹提醒道,租赁市场本身就是多层次的。如果存在炒作、囤房等现象,未来新区需要加强规划管理,加大租赁供给,建设基础设施,完善租赁体系等。

“租赁是时间行为,目前雄安还只是一个概念,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概念。”张大伟预测道,雄安应该是在三五年后,才会有整体上涨的可能性。毕竟,雄安概念刚刚落地,各种利好至少要两三年之后才会大规模释放,目前整体上涨的可能性很小。

政府设置平台  市场秩序稳定

记者在雄安新区管委会的官方公众号——“雄安发布”上查询发现,目前雄安新区,雄县、安新县759家新出租的房屋中,除个别以外,总体价格较去年出现小幅上涨,商业类房屋租金上涨平均在10%至20%,住宅类房屋租金涨幅在20%至30%。但部分地区的涨幅确实异常迅速,譬如:雄安新区管委会所在地,容城县。4月1日后出租的398处房屋,房租同比普遍提高了2至4倍。

不过,这一“异动”已经被河北雄安新区管委会关注并于近期宣布,要将房租调控纳入房价调控范围,并推出了六项措施强化房屋租赁服务与监管。

具体如:严厉打击恶意炒作行为。多部门联合对出租房屋进行清查整治行动;挖掘现有房源供应潜力,加强对现有存量房屋进行调查摸底;搭建“房屋租赁信息政府服务平台”,方便出租人出租住房和承租人及时找到适租房源;建立租赁市场管理联动机制;增加房屋租赁市场供给;加强对租赁市场的日常动态监管。

“政府设立平台、健全机制、加强监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规范市场的作用。出租方和承租方的权益都有了保障,而且省去了中介费,还有助于避免中介囤房、抬价等情况的出现。”丛屹向记者分析道,雄安新区全面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理念,既要满足不同群体的住房需求,又不能留下炒作空间。

雄安新区管委会负责人表示,初步设想,在大数据管理支撑的基础上,新区就业者将实行积分制,来新区工作的人都可以租房居住,工作时间长、贡献大的市民攒够一定积分,也可以把房子买下来,但在一定期限内不能卖。如果要出售房产,政府将有优先购买权,以略高于同期银行本息的价格回购,避免房屋频繁“倒手”推高房价。

官方消息称,目前,雄安新区房屋租赁市场理性平稳,管理逐步规范,安新、雄县市场持续平稳。容城县市场总体平稳,黄金地段价格更趋于理性,租赁价格未出现大的异常波动,且稳中有降。

据悉,政府的平台在不断完善中,保证房屋租赁市场平稳运行,“千年大计”朝着一个健康良性的方向去发展;而生活在这里的万千百姓,对未来的新区生活也有着美好的向往……

“三到五年,这里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候这里绿化好了,交通便利了,养老、医疗有保障了,希望这些福利也能给老百姓更好地兑现。”说到雄安的未来,当地人多难掩喜悦之情。

“……按照这种模式建设,会是世界性的一流城市。”孙女士微笑着,望着前面不远处的荣乌高速,目光坚定。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106/3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