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财经 IPO单日审核首现零通过率

IPO单日审核首现零通过率

本报记者 张毅报道

新股发审单日通过率刷至历史最低。

证监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对3家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进行审核,结果3家企业“全军覆没”,全部被否。这是证监会发审委历史上第一次零通过的案例。

自今年9月底履职以来,第十七届发审委从严监管的审核风格一再“刺激”市场神经。本月初IPO单日审核就曾出现“6否5”的记录,让市场备受关注。如今,零通过率的出现,究竟释放了哪些市场信号?

首现零通过率

此次全部被否的3家企业分别涉及一家媒体公司(重庆广电数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两家互联网推广公司(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在新三板挂牌,为了提高过会率在上会前还完成了三类股东清理,但在11月29日的发审会上还是未能幸免。

记者查看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56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发审委对于上述3家公司均提出了如下的问题询问。

针对重庆广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发审委对公司毛利率与同行业公司存在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潜在同业竞争,是否拥有独立的市场运营能力提出了说明要求;对于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发改委则把关注重点放在是否存在代持、对赌、净资产收益率显著下滑原因、互联网技术是否难以被复制、薪酬是否低于同行业等;至于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发审委则要求该公司说明毛利率持续大幅高于同行业、业务经营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现象等。

由此来看,毛利率与同行业公司是否存在差异,似乎是目前发审委审核的重要关注点。而事实上,这一重要关注点在近期过会申请的企业问询中多被提及。

以今年11月21日被否的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同样存在实际控制人大额资金占用、毛利率和净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水平、税收政策是否合理等问题。同日被否的深圳中天精装股份有限公司也被问及毛利率高于同行业的原因。

对于企业毛利率问题的关注,其实反映出了发审委对于企业业绩真实性的考量。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企业上会被发审会否决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公司的规范性,二是业绩的真实性。”

审核重心转变

今年以来,IPO企业从发行申请受理到完成上市,平均审核周期一年3个月左右,较之前需要3年以上的审核周期大幅缩短,直接融资效率显著。证监会主席助理宣昌能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

但是发行审核环节的提速,并不意味着拟IPO企业可以大批量地迈入资本市场,这一点从近期不断降低的IPO过会率便可以看出。相较于IPO企业的数量,监管部门更加注重对企业质量的要求和审核。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11月27日,发审委已经否决了65家企业的IPO申请。而自今年10月17日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共审核了56家企业的IPO申请。其中,33家获得通过,18家被否,5家暂缓表决,通过率仅为58.9%。与今年前三季度比,在新一届发审委的把关下,IPO通过率降低了两成以上。本月初IPO单日审核就曾出现“6否5”的记录,让市场震动不已。

11月7日第35次发审委会议上,上会的成都尼毕鲁、云南神农和山东玻纤首发上会均遭发审委否决。不过,发审委当日召开了两次发审会,下午的第36次发审委会议上,国金黄金、上海锦和商业上会申请虽然也未获通过,但苏州春秋电子成功过会,避免了单日审核“零通过率”局面的出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发审委审核要求从严,更注重IPO材料的合规性和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在这样的要求下,近期IPO上会被否率大幅攀升不难理解。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交易所所长董登新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发审委在IPO审核上的重心有所转变。过去发审委在IPO审核上,主要侧重于“选美”动机,即好中选好、优中选优,并代替投资者对发行人的投资价值进行实质性判断,正是基于对保荐人、会计师及发行人的信任,进而淡化了对IPO信息及财务报表真实性的质疑、判断与审核。因此,过去的IPO审核对发行人信息的真实性缺乏严格审核,导致个别公司信息造假、欺诈上市的后果。

反观现在的IPO审核,“发审委已将审核重心转向了IPO材料合规性及财务报表真实性上。”董登新强调说,因为发审委再也不必代替投资者判断发行人的投资价值大小,也不必花费大量精力再去做“海选”工作,而是更专注于材料的合规性与真实性审核,还原给投资者一个真实干净的IPO信息。

在新的IPO审核机制下,发审委只要采用“负面清单”式手法,只要发现IPO材料不合逻辑,或是某一个关键的财务指标造假注水,那么发审委就可以一票否决。这种“反证法”、“倒推法”模式的审核,只要IPO材料有明显错误,就能高效被否。因此,这既是IPO上会被否率明显上升的重要原因,也是IPO审核效率在今年能够大幅提升的原因。

IPO堰塞湖问题缓解

由此来看,审核从严背景下,IPO通过率降低是否会成为常态?

从当前发审趋势看,IPO的通过率降低很有可能常态化。不过,一些达不到上市条件的排队企业则有可能会知难而退,对于缓解IPO堰塞湖的压力有一定帮助。有投行人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预计。

确实,企业IPO过会率降低的同时,IPO堰塞湖水位也在持续下降。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23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518家,其中,已过会30家,未过会488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431家,中止审查企业57家。

其中,上述的518家企业中,有不少企业处于“僵尸状态”,即申报材料更新不及时,会前事项并未按照首发程序按序推进。换句话来说,实质在审核队伍中待审的企业数远远要低于排队总数。

对此,周运南表示,上会通过率降低的信号已经迅速传递到市场,这会让很多心存侥幸的IPO排队企业如坐针毡,可能会导致一批排队企业主动终止。一批排队企业上会被否,只有少数企业能够顺利过会,预计后续企业进行IPO将量力而行,这样有利于解决一直悬在我国资本市场的IPO堰塞湖问题,我国的IPO也会走上即报即审、即过即发的畅通渠道。这对那些管理规范、业绩真实、增长持续且已具规模的企业走进主板市场而言,其实是一个大福音。

除此,IPO审核从严之下,对于更多的券商保荐人而言,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董登新提出,随着IPO审核重心发生根本转变,以及过会被否率的不断上升,这对不良保荐人、不良发行人是一记重击,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警告、警示和威慑。换句话来说,过去由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与发行人结成“同盟”,并共同包装美容财务报表的行为,再也行不通了,它们将被迫画上句号,与昨天的“保荐模式”告别。

保荐人将重新回归“保荐”的本源,直接对投资者负责、对监管层负责,这将会分化保荐人与发行人的“同盟”利益,它要求保荐人必须更专业、更诚信、更敬业,从而提高IPO材料的质量与真实性,确保投资者合法权益。否则,它就会失去客户信任和市场信誉。因此,在从严的IPO审核模式下,券商保荐必须转型升级,否则将会被市场淘汰。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206/297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