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财经 减持新规满月 “协议转让”成主渠道

减持新规满月 “协议转让”成主渠道

本报记者 陶娅洁报道

减持新规满月,实施情况有“喜”有“忧”。

“喜”的是成效立竿见影。据沪深交易所6月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减持新规实施后市场股东日均减持金额显著下降,上交所降幅为67%,深交所则下降了54%。在减持新规实施后7个交易日内,股东净增持额超过15亿元。

“忧”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股东频频玩出新花样,市场“漏洞”并未就此堵死。

漏洞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深沪交易所同时出台细则,完善减持规定。约束范围大大扩展,从此前的“大股东”扩展为“股东”,在规范大股东(即控股股东或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行为的基础上,将其他股东减持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以下统称特定股份)的行为也纳入了监管。

按照现有规定,大股东,即持股5%以上的股东想要减持,可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三种方式实现。然而,上述方式均受到相应的时间、数量限制。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不得超过1%,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得超过2%。协议转让后,出让方、受让方需在6个月内遵守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的规定。不过,由于协议转让不受转让数量限制,因而减持效率远高于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于是,近期多家上市公司大股东进行各种方法组合式减持,并以协议转让充当主渠道。

“今年5月份以来,A股共有39家公司发布公司股东协议转让股份的公告。在新规实施后不到一个月,有25家公司公告其股东通过协议转让股份。6月份以来,有汉鼎宇佑、星河生物等22家公司通过协议转让股份。”据长江商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显示。

补缺

在证券市场领域,“协议转让”是相对于“做市转让方式”而言的一种制度安排,是新三板挂牌股票买卖的一种形式。通常买卖双方在线下议定价格,直接洽谈,然后通过股转系统(新三板)交易。买方要有比较专业的知识,才能尽可能避免投资失误。

多位证券领域专家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协议转让存在价格可操控、价格波动过大等弊端。协议转让已成减持新规的新漏洞。

监管层对此有所“动作”,多家公司因协议转让收到了交易所问询函。在6月26日的热线问答中,深交所又明确了股东减持股份性质的认定原则:在规定的减持比例范围内,视为优先减持受到减持规定限制的股份。例如,大股东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数量未超过公司股份总数1%的,所减持的股份均视为受到减持限制规定的股份;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视为优先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进行减持。即股东同时持有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情形,在计算相应减持比例时,其首次公开发行前股份将优先计入减持份额。

不断细化的减持规则在某种程度上为股东减持行为套上了“枷锁”。对此,有一部分声音认为大股东的权利应受到限制。然而,也有多位业内人士直言,减持是股东的权利,只要没有违法违规,不应过多限制。

南开大学商学院教师、经济学博士李亚此前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减持意图是否为“恶意”无从判断,只要是合法且合规的减持,都可以被看作是市场化行为,就无需对其作过多约束。

溯源

申万宏源证券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苏晓科撰文写道,综合来看,减持新规对关于借道大宗减持等一系列规避监管政策的行为进行了补充规定,将会有效防止市场恶意或者不当行为。减持新规的完善和修订堵住了监管漏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解禁潮来临后的减持压力,从短期来看对二级市场影响偏正面。然而,苏晓科也提到,“减持新规只是减缓减持的节奏,并没有约束减持的总规模。”

回望大股东减持潮始末,早在去年年底就显出端倪。彼时,动辄上亿元的减持都不鲜见。新华社甚至连发数篇文章,直指愈演愈烈的A股减持潮。从A股公司的减持性质看,大多数减持来自股东行为,并给出“个人资金需要”、“企业发展需要”等理由。与此同时,上市公司股东大宗交易的大比例打折减持也引发广泛关注。一些公司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价格都显著低于期间的股票平均价格,折扣力度都在10%以上。

针对此种情形,早在2016年1月,证监会就发布过《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约束上市公司大股东、特定股东与“董监高”人士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通过脱离企业经营基本面的“炒作式减持”侵蚀中小股东利益的“关键性基础制度”。

而在今年5月底出台的减持规定,则加强了监管措施,对市场中出现的过桥式减持”“忽悠式减持”乃至“辞职式减持”进行规范。有分析指出,随着减持新规的出台,A股市场也历经了重大的调整和完善,其中就包括减持退出领域。

治本

监管层的重拳治理有其意义。然而资本市场瞬息万变,也令人深思,我们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股市?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文国庆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一个健康的市场意味着股票的估值合理。股票的涨跌不应交由证监会决定,证监会不是市场的定价者。市场定价权应交由发行股票的一方,以及买股票的一方,即股票交易双方。

苏晓科认为,决定股价走势的仍然是股票的内在价值,对于整个市场来说,走势仍主要取决于宏观经济、流动性等一系列因素。

“一个稳定的、良好的市场,其基础在于拥有大量物有所值的上市公司存在于其中。这个市场是健康的,即便暂时下跌也没有关系。”文国庆认为,监管部门要明确自身定位,到底是运动员还是裁判员?对于减持新规,文国庆持观望态度。他认为,流通性对股市而言至关重要,市场应交由买卖双方决定。

更多市场专家认为,从一个更全局、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减持新规对于市场健康发展有着重要作用,可助推股票估值回归理性。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205/28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