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地方 鄂托克旗赛乌素:科学规划描绘牧区振兴新画卷

鄂托克旗赛乌素:科学规划描绘牧区振兴新画卷

本报记者 王治山 通讯员 孟瑞林报道

 

QQ图片20180706192150

 

QQ图片20180706192130

 

QQ图片20180706192144

都斯图河水像一匹柔软的蓝缎子,静静地流淌在鄂托克草原上,夏日的阳光沐浴在水面上,托出几分脉脉的温情和生机。走进阿尔巴斯苏木赛乌素新牧区,一望无际的绿海中点缀着繁星般的紫色小花,大型收割机的轰鸣声阵阵传来。

正确的决策,完美的规划,科学的引导,实实在在的资金技术投入,让内蒙古鄂托克旗赛乌素正在经历着从传统的耕作方式到现代化生产模式的巨变。土地还是那片土地,农牧民的生产生活却悄然发生了变化,乡村振兴的和谐幸福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甜蜜产业”曾遭遇寒冬

“以前自己的土地自己种,一年辛苦下来,累人不说,收入还不多。”赛乌素土生土长的牧民嘎日玛道尔吉盘点了一下自己的年收入:“800多亩土地流转给企业,平均一亩250元,每年租金20多万元。”

在今年31岁的嘎日玛道尔吉看来,土地就是一家人养家糊口的全部。起初,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会把视若珍宝的土地租出去。

“2016年,老安联合我们成立了北纬中垦农机合作社,为企业提供梨地、播种、收割、打捆等机械服务,每亩地收入70多元服务费。这份工作,一年下来有近30万元收入,我这‘金饭碗’算是捧牢了。”他满意地说,“去年一年就挣了50多万元,现在住上了小二层别墅,日子过得是越来越有奔头了,但这不能忘了政府和老安对我们的好。”

嘎日玛道尔吉口中念念不忘的“老安”,是鄂尔多斯市盛世金农农牧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金农)总经理安俊义。

近年来,鄂托克旗把苜蓿草产业作为改善草原生态环境、转变农牧业发展方式、加快农牧区经济发展、增加农牧民收入的重要抓手,重点围绕都斯图河流域承压区,率先在赛乌素设立试点,累计统筹安排资金4亿多元,大力推进土地整合,统筹配建基础设施,提升装备水平,推动种养销联动发展。

同时,把土地流转作为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的突破口,积极支持和引导土地草场向能人大户集中、向家庭农场集中、向专业合作社集中、向龙头企业集中,为草产业集中化建设、规模化发展、公司化经营提供了广阔空间,孕育催生现代农牧业经营新模式。

2010年,盛世金农入驻赛乌素,流转土地4.2万余亩,并种植了3万亩紫花苜蓿。土地流转、牧草规模化种植为赛乌素地区农牧民和企业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苜蓿产业进入了黄金时期。

然而,好景不长。时光进入2016年,由于草业投资大、资金回笼慢,种植品种单一、粗放式管理,机械化作业水平低下、地力下降等诸多原因,再加市场的变化多端,草企开始出现亏损,草农减收,曾经的“甜蜜产业”一度遭遇寒冬。

2016年,受国际市场的影响,中国乳业萧条,更是让赛乌素的草业雪上加霜。盛世金农尤为惨不忍睹,四年间亏损4700万元,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落子”激活一盘棋

正值盛世金农一筹莫展之际,意外发现安俊义经营的安宏草业却是一枝独秀,在“寒冬”中傲然挺立。

2016年6月初,安俊义临危受命,兼任盛世金农总经理。

“最大差距在‘第一车间’!”安俊义分析说,与国外相比,赛乌素地区草业综合生产能力低,良种推广能力落后、机械化水平低,等于在起点就失去了竞争力。

“尤其是田间作业中大都还保留传统的小型机械,作业速度慢、生产周期就短,作业深度不够、地力持续下降,而且机械的费用几乎占种草成本的一半。”安俊义一针见血地指出。

革故方能鼎新,实干带来变化。6月底,在鄂托克旗委、政府的支持和鼓励下,安俊义牵线内蒙古北纬中垦农机公司纽荷兰国内代理和江苏融资公司贷款,以盛世金农担保,刘利军、刘利刚、段君毅三户农民签订了购买3套210马力美国产的纽荷兰进口大型拖拉机和牧草打捆机,三位农户出资68万元,政府补贴16.2万元,首付51.8万元,三套价值516万元大马力拖拉机当晚就开回了赛乌素。

7月份,大型机械开始作业,每套打捆机每天打捆2000亩不在话下,作业量是传统小型机械的10倍;打的捆都是四五百公斤的大包,是老式机械的20多倍;收割时间至少提前了20天,延长了苜蓿草整整一个生产周期。刘利军直呼不敢相信眼睛,日进斗金不是梦。

当地年轻农牧民见状,纷纷来找老安,又先后购回大型机械7套,平均每套160万元。

“机械有了,服务队有了,但大都贷了款。”老安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瞅着农机在当地空暇之际,老安到安徽找市场,拿回了10万亩的打捆订单。赛乌素6套打捆机,加上联系到的宁夏、巴彦淖尔服务队,共组成12支“集团军”开始出征,不到两周,首战告捷。冬季又转战到甘肃张掖,一路走来,大都把贷款还上了,还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2017年初,通过安俊义牵线搭桥,盛世金农联合当地30多户农牧民,以拖拉机、牧草打包机、牧草收割机、散草机、灭茬机等120多台各类大型机械为载体的北纬中垦农业机械合作社诞生了,刘利军任理事长。

“合作社成立后,公司与合作社签订劳动合同,实行单位对单位,一对一统一管理。去年,社员们仅在当地来自机械收入平均就有50来万元,我的收入有80万元,现在都感觉好像在做梦。”介绍中,刘利军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落子’关键处,激活一盘棋。北纬中垦农机服务分公司的诞生让盛世金农突出重围,也为赛乌素的新生注入强大的动力。”鄂托克旗农技站站长黄斌予以如此评价。

自我革新促增值

“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来做。”这是老安的一句口头禅,更是他在多年实践运营中摸索出的心得。

2018年春天,老安和合作社社员议定了一个“君子协议”,北纬中垦在服务当地企业和农牧民中收费标准统一下调20%,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赛乌素嘎查不包括老百姓的地,光几家公司种的苜蓿就有6.8万亩,就是按三茬算,也有2000多万机械费。公司把地都包给我们,合作社成员收入就有了保证。再说老安有远见,他的话我们信、也听。”嘎日玛道尔吉咧着嘴笑着说。

“搞机械,是农牧民的特长,个个都无师自通,去年因为打捆机撞针问题的改进,纽荷兰总公司安排六个国家的经销商专程过来考察学习。企业则擅长科技应用和市场运营,只有取长补短,才能形成一个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安俊义进一步介绍。

今年,盛世金农以科技进步为先导,以市场需求为坐标,自我革新,向顽瘴痼疾开刀,对3万亩产值低的苜蓿进行轮茬,种植燕麦1万亩,与内蒙古圣牧高科公司合作种植青储玉米1.5万亩,与内蒙古民丰公司合作种植土豆3千亩,与山东农牧业公司合作种植洋葱、胡萝卜、白萝卜1.5千亩;采取以饲草料换牲畜等方式,养殖育肥牛500头,育肥羊3000只。

“今年胆子有点大,一下子种了1.5万亩玉米,但这个‘大胆’更多来自于黄站长他们的全程科学技术跟踪服务。”安俊义欣慰地说。

黄斌说:“为了建设赛乌素新牧区,旗委、政府委派农技站工作人员长期为企业蹲点服务。去年,通过推广玉米新品种试种、深松深翻、秸秆还田、田间管理一条龙服务等适用技术和机械作业,改善了土壤结构,提高了耕地土壤质量。盛世金农试点休耕轮作和发展青贮玉米是农业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生动案例,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科技的推广应用和企业的示范带动,老百姓再次找上门来,盛世金农开门纳谏,为农牧民托管土地1.3万亩、入股8千多亩、代耕代种6万多亩,并为农牧民二次创业提供了3000多个就业岗位。

“公司‘托管’土地后,进行科学管理,市场化运营。打造牧草‘种植-仓储-加工-物流-交易’全产业链,企业可以对草场集中规模化管理,实现优质牧草规模化生产经营,区域草场分点布局,企业间规模化市场订购,达到土地的可持续经营和增值。”安俊义进一步解析。

站在乡村振兴规划蓝图面前,黄斌介绍:“鄂托克旗为赛乌素量身打造了现代农业区、集约化养殖区、流通加工区、现代生活区和生态旅游观光区等‘六个区’。其中,盛世金农、安宏、绿丰等6家农牧业龙头企业种植牧草8万亩;养殖区面积已发展到5483亩,先后引进雨田、蒙泽和绿能等7家实力雄厚的养殖企业入驻;建成3万多平方米产品交易市场;建成100栋高标准温室,优先安排流转农牧户再就业,统筹解决本地‘菜篮子’难题”。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村发展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作为自治区级龙头企业,如何带领农牧民增收致富,这需要我们企业有更多的担当和努力。”安俊义郑重其辞地说。

日前,由盛世金农牵头,联合旗农技推广站和内蒙古农科院、中国农科院、甘肃省大禹节水科研机构,草、羊、牛企业,北纬中垦、大疆植保无人机、电力服务公司以及金融机构等相关企业,成立生态产业联盟,以市场产业链为基础形成互为产业链的联盟形式,寻求不断完善的生态产业市场运营机制。

“在鄂托克旗党委政府科学规划下,通过以龙头企业为主的生态产业联盟全方位运营和‘公司+农牧户+基地’的市场化模式双向推进,企业和老百姓抱成团、结成对,同心同德、同向同行,在促进自身发展的同时,也带动农牧民分享产业链增值收益,让农牧民获得感日益饱满。”黄斌目光深邃且语气坚定地说。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8/0707/2644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