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经济 房地产间接获降准利好 严防脱实向虚是关键

房地产间接获降准利好 严防脱实向虚是关键

本报记者 杨泥娃报道

6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央行预测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

对于被“千股跌停”搞得焦虑不定的市场来说,这场降准似乎是场“及时雨”。

尽管此次定向降准指向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但对于A股和融资压力巨大的房地产行业来说或许也将受到“恩泽”。

那么,房地产企业究竟将得到怎样的利好,楼市又将在这场流动性释放之后得到怎样的变化?

瞄准小微企业

实际上,这是继今年1月份和4月份两次定向降准后的第三次定向降准。

1月25日开始实施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4月25日实施的定向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除去9000亿元置换部分,释放增量资金4000亿元。而这一次,央行预计定向降准将会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由于表外融资和债券融资急剧收缩,银行信贷大幅紧缩,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陡增。5月新增社融腰斩,表内信贷难解实体经济之渴,企业违约风险不断加大。同时,随着年中关键时点的到来,市场流动性面临考验,对于央行降准的预期再度升温。

因此,选择降准,几乎是成全各方的最好选择。一方面可以释放表内信贷额度,另一方面有助于缓解被贸易战扰动的市场紧张情绪。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指出,我国宏观杠杆率趋稳,但是产能过剩领域国有企业杠杆率依然较高,需要结构性去杠杆。

“近期关于如何去杠杆的争论比较大,货币宽松和货币收紧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此次央行通过加强‘债转股’来去杠杆,可以尽量避免货币政策大幅波动带来的不良后果,是结构去杠杆的比较有效的方式。”潘向东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在6月19日发表了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中国货币调控方式转型》的工作论文,9次提及降准。

对此,潘向东认为,当前阶段银行资本充足率和准备金面临明显约束,我国适度降低法定准备金要求,有利于降低金融及结构的准备金负担,畅通利率传导机制。同时,下半年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加。因此,年内可能还会有降准,降准空间可能在0.5-1个百分点。

楼市间接利好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定向降准并非新政,从以往的政策实施效果来看,虽然政策意图明显,但资金容易流向房地产市场等领域。

尽管目的不在房地产,但股市疲软的背景下,房地产市场或多或少会迎来利好。

北京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央行这一轮降准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保证企业的流动性,精准向实体经济注水,绝不是楼市、股市。“因为楼市、股市已经不堪之重,楼市今年各地即使出台了多达180次的调控政策,但是某些城市仍是不断上涨,甚至一房难求。”

“我国货币政策已无太多宽松的空间。”张大伟坦言,5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4.31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而2017年的GDP总量是82万亿,M2已冲至GDP的2倍以上,货币宽松的空间很少。居民杠杆快速上升,居民家庭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50%,居民债务大都是房贷。”张大伟说。

实际上,从历史看,只要降准,对于房地产来说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利好。

公开的资料显示,1-5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62003亿元,同比增长5.1%,增速比1-4月份提高3个百分点。其中,国内贷款10201亿元,下降2.8%;利用外资21亿元,下降76.2%;自筹资金19473亿元,增长8.1%;定金及预收款20122亿元,增长12.7%;个人按揭贷款9250亿元,下降3.6%。

“个人按揭贷款明显下调,银行降准能一定程度缓解房地产资金收紧压力。”张大伟说。

而更为直接的影响则是在房企融资方面,张大伟表示,在调控持续加码的趋势下,房企依然在非常明显的拿地加速过程中。“拿地多,也推动了房地产企业的融资需求,龙头房企转型加速,布局合理,明显上涨幅度超过市场平均涨幅。房企越大涨幅越快。随着最近内地房地产调控监管信托资金进入房地产,房企最近融资的资金成本明显上升,融资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严防脱实向虚

中信建投房地产首席分析师陈慎认为,按照以前降准是直接可以流向房地产行业,但这次降准有限制,明令不让资金流向房地产行业。“只要流动性放松了,总会以其他形式把资金套出来,使得资金流向这个行业,尤其是二手房领域受益更多。”

对此,易居智库研究院研究员严跃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降准本身和楼市的关系不大,或者说不是针对楼市出台的。

“但是考虑到近期楼市交易量反弹、价格有所上升、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位于两位数水平、股市低迷等因素,后续要警惕各类违规资金的流动。尤其是借降准来进行楼市资金的投入,这样反而会干扰既有的楼市调控思路。所以后续降准的基础上,严管资金流动,防范资金违规进入楼市,是监管部门和银行部门需要密切关注的内容。”严跃进说。

与此同时,潘向东认为,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通过一些结构性的手段适度进行“精准滴灌”更多的是一种辅助手段,不能寄希望于货币政策能完全解决中国结构性问题,定向降准释放的流动性最终流向哪里是很难控制的,当前股市流动性趋紧,而房地产市场火暴,降准投放的资金有可能进入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的房地产市场,这样既会积聚房地产泡沫,又使得政策效果打折扣。

就在降准消息公布的第二天,A股市场的表现,实际上也凸显了市场对定向降准的预期。截至中午收盘,上证指数涨幅0.17%,申万债转股板块涨幅约3%,在所有板块中位居前三;房地产板块涨幅仅有0.20%,在所有板块中排名倒数。

与此同时,此次,央行定向降准明确表示,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工、农、中、建、交五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8/0627/2532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