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专题 倾力服务山东经济民生 济铁四十年:齐鲁大地尽欢颜

倾力服务山东经济民生 济铁四十年:齐鲁大地尽欢颜

本报记者 杨圣学 通讯员 王玉建报道

 

80年代,济南站站前广场上挤满了候车的旅客

 

80年代,济南站站前广场上挤满了候车的旅客

 

大山深处的绿皮车上,跟着最美车长去旅行成了时尚

 

大山深处的绿皮车上,跟着最美车长去旅行成了时尚

 

薛军正在驾驶复兴号

 

薛军正在驾驶复兴号

 

列车大厨董泽刚在火车上练就了一身手艺

 

列车大厨董泽刚在火车上练就了一身手艺

 

来中国旅游的外国友人与服务员一起感受中国高铁文化,体验制作传统美食———包饺子

 

来中国旅游的外国友人与服务员一起感受中国高铁文化,体验制作传统美食———包饺子


从百年胶济到中国的第一条高铁——京沪高铁驶过齐鲁大地,中铁济南局服务山东经济民生在不断拓展:40年来,从绿皮车到复兴号;从排队候车到刷脸进站;从乘车必带方便面到12306网上点外卖……铁路发生的一系列可喜变化,不仅促进了山东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也见证了老百姓生活的变化。

复兴号奔驰在齐鲁大地上

慢火车倘徉在绿水青山间

今年4月20日,高铁司机薛军驾驶着复兴号列车从济南开到南京,开启了他职业生涯的复兴号时代。从操纵时速60公里/小时的蒸汽机车,到操纵350公里/小时的高铁,30年驾龄的他拥有4个时代7本不同驾驶速度等级的火车驾驶执照,亲身经历了中国牵引动力的升级转型。

“我1987年刚开蒸汽机车的时候,60公里的速度线路晃来晃去,烧水只打半壶成了习惯,而现在开着我们的复兴号,工作台上立枚硬币不倒,感觉特别自毫。”薛军骄傲地告诉记者。

据了解,开始于1993年3月的“机车百趟安全正点竞赛”的变化,也验证着中国高铁速度的进程。作为中国铁路史上一次参与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安全效应最大的竞赛活动,一名火车司机从定岗定职到55岁退休,安全行车总趟数不超过4000趟。薛军告诉记者,随着机车的更新换代和高铁时代的到来,5000趟的记录也屡次被打破。薛军10年时间实现第1000趟,7年时间实现第2000趟,5年半时间实现第3000趟,3年半时间实现第4000趟,用了2年半时间在全路率先实现5000趟。目前,薛军在火车司机岗位30年已安全行车325万余公里,实现“百安赛”6000余趟,相当于绕地球80多圈。

高铁成网让更多的人体验“动时代”。京九铁路大桥的桥梁工聂涛回四川老家需要坐火车、转汽车,一个行程40多个小时,21年来,最多的一年是回去两三次。

“现在好了,京沪、郑徐、西成高铁陆续开通,7个小时的高铁就能到家,今年还不到半年,我就回了4次老家。上午坐上高铁,晚上就吃上了全家团圆饭。”作为支援大京九建设来到山东扎根的他用自己的双手呵护着铁路发展,也亲身感受到高铁发展带来的方便快捷。

记者在采访中深切感受到,在齐鲁大地,高铁时代缩短了“旅”的时间,延长了“游”的时间,“快旅慢游”成为旅游新模式,为新型城镇化布局添砖加瓦。青荣城际开通后,半岛“周末旅游圈”得以实现,烟台、威海的省内游客同比增长三成。在威海从事农家乐的孙玉龙说:“现在旅游不分旺不旺季,平时出差旅游的客人多,周末坐城铁来玩的多,接待游客大幅增加,收入比城际开通前翻五番。”如今,村里64户全部开起了农家乐。

济南局宣传部有关同志告诉记者,当动车组在京沪高铁和胶济通道上急驰的时候,在山东淄博,有一趟绿皮车仍然以时速50公里/小时的速度信步前行。40年来,这趟列车是从80年代老百姓走出深山进城务工的致富车,把老百姓拉出来到新时代把城里人送进山,走进乡村体验绿水青山的旅游车。最低只有1元的票价虽然不赚钱,但绿皮车穿过淄博市7个重点旅游扶贫村,政府和铁路借力小火车,对沿线村庄旅游进行精准扶贫,老百姓建起了农家乐。通过乡村旅游产业扶贫,这7个村在2017年底全部脱贫,绿水青山最终成为了金山银山。现在,这辆绿皮车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人都慕名而来,坐上车沿途看景色,买特产,体验民俗,让7053/4次列车本身也成了一道风景。

40年售票经历:

零钱袋走进博物馆

三代人回家路:刷脸进站成为时尚

1997年,坚持售票员岗位14年的济南站职工玄绪明有了新岗位——送票员。“这个工作主要是为济南市用工企业送票,因为来去比较集中,外地务工人员多,上门送票时我专门带着零钱袋,提前换好零钱,这样比较方便。”玄绪明告诉记者。

他向记者谈了这样一件事。济南四建集团的施工监理陈波是通过老玄送票认识的。老家在陕西平利县,每年春运回家过年是陈波和工友们期盼又着急的事,而铁路部门上门送票解决了这个问题。陈波的父亲陈德禄是上世纪80年代到济南建筑工地打工,每年回家都是乘坐火车,80年代铁路春运一票难求,从彻夜排队买票,到拉队绕圈进站,再到车站挤着上车。“当时的商品没有现在这么流通,每年父亲回家过年能给家里人带点年货是最幸福的事。”陈波说到,当年回家除了“肩扛手提”,身上还挂满了大小背包。上世纪90年陈波父亲陈德禄因患病回家,陈波接替父亲到济南工地打工。

而玄绪明1978年参加工作,80年代初便从事售票工作,当时发售的还是硬板票,区间、到站、日期等都需要人工操作。每卖出一张票,卡日期、写票价、贴纸条,再用算盘算票价,找零钱,每个步骤下来,就要2分钟。“那时候我们上班前都要去银行换零钱,充足的零钱能提高我们的售票速度。”玄绪明说。

1995年,铁路车票由硬板票变成了电子票(粉红色),老玄才又拾起老本行,到济南剪子巷从事一种新岗位,送票员。从坐着售票到跑着送票,老玄的工作方式也随着车票的变化而变化。

电子票是计算机售票,省去了算盘、胶水、小纸条,自动生成、携带方便,过去所有票种集于一身。零钱提前准备好,省了好多事,但零钱袋还是老玄的手中宝。2007年胶济客专开通运营,磁介质车票逐步代替了电子客票。伴随2008年动车实名制的实行,2011年济南站第一批自助售票机正式启用,2012年铁路开始实施网络购票。

2012陈波的儿子陈晓东考上山东交通学院,寒假放假的陈晓东经常在陈波的工地里帮工友通过网络抢票。2013年陈波联系玄绪明让陈晓东去济南火车站当大学生志愿者,在一番努力下,陈晓东如愿以偿。“网络购票必定是个新鲜事物,到车站帮助旅客的同时,多学习学习,也好为爸爸的工友们解答购票方面的问题”。多年在济南打拼的陈波,为儿子在济南买了房子,使晓东不在向自己和他祖父那样到处奔波。2016年陈晓东大学毕业,子承父业来到济南四建工作,成为单位里的工程师。

进入2012年,团体车票业务量伴随网络购票逐年下滑,售票员老玄又开始从事一个新的岗位:自助售票机导购员。

“开行列车多了,车票也好买了,窗口上买票的旅客也越来越少,许多人都是网络购票,到站取票。”玄绪明主要负责40台自助售票机的维护工作。检测每台机器运行情况,解决旅客自助购票取票过程中的问题成了老玄主要任务。

“2018年春运车站预售票中网络购票比重占到90%以上。支付宝、微信、银行卡,跟过去大不一样,接触现金真是越来越少了,陪了我30多年的零钱袋也用不着了。”玄绪明说。

移动支付、互联网的发展,刷脸进站、刷身份证进站成为现实。在一处工地上,陈晓东帮工友们安装12306App客户端,教他们如何使用手机购票。在售票厅,如今58岁的玄绪明正在教学徒如何进行支付宝、微信的支付结账……车票的三次变化成为历史见证。

陈晓东高兴地告诉记者,我们一家三代人济南至陕西平利县1355公里的路程,乘坐火车的时间从上世纪80年代40多个小时,到90年代20小时,再到如今的8小时,周末就可以回家看老人了。

数量少了:从“半扇猪”到10斤肉

花样多了:从“网红餐”到12306外卖

一个小背包,一部手机,这是时下出行的时尚搭配。经常往返于济南青岛间的电梯维护人员李树红选择在开车前就微信预订列车上的午餐。“小时候跟爸妈一起回家,就像搬家一样,现在轻松多了,而且想吃啥就点啥,太方便了,不仅可以点肯德基、真功夫这类快餐,还有牛肉面、盐水鸭等地方特色美食。”

绿皮车时代,旅客能上车已经不易,要想在车上吃上热饭热菜是件奢侈的事儿。今年就要退休的列车厨师董泽刚在餐车工作38年,见证了旅客餐食的变迁。“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方便面,前面同志请让一让。”董泽刚告诉记者,这是八九十年代我们餐车人员人人都会说的数来宝。餐车上最受欢迎的是红烧肉盖浇饭,有肉就行,大家吃着那个香啊。

1980年,董泽刚来到济南客运段,在厨师培训基地学习一年,被安排在济宁至三棵树的列车上当炊事员。那时候旅客吃饭得先去买票;餐车上的菜大多是木须肉、青椒肉丝,红烧肉盖浇饭备受欢迎;菜装在铝制饭盒里,列车员推着小车到车厢售卖,等旅客吃完了,列车员又会推着小车来收空饭盒。而他最关心的是上车前准备的“半扇猪”这一趟够不够。

上世纪90年代,伴随着南下经商的人潮,董泽刚又成了济南至深圳K1281次列车上的餐车厨师。董泽刚记得,“那时供应的大米饭,量很大,每天要煮30多锅,大约送800份盒饭。那时的菜品单一,我们做什么,旅客吃什么,经常供不应求。餐车卖的盒饭也改为一次性塑料饭盒。”

在现在看来有怀旧色彩的绿皮火车上,董泽刚没少吃苦。“冬天胸前一团火,四周全是风。夏天如同蒸一次桑拿,浑身湿漉漉,身上长满了痱子。”那时,餐车的炉灶烧煤,炊事员不但要做饭做菜,还要给炉灶添煤。在不足3平方米的狭长厨房,董泽刚一个人洗切炒“一条龙”,每天三顿饭让他闲不下来。刚开始由于列车在运行中晃动不稳,切菜经常切到手,时间长了,沉甸甸的菜刀在他手里游刃有余,一个个土豆变成了匀称的细丝。颠勺更是拿手绝活,食材在炒勺里上下翻飞,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抛物线。

到了2000年,餐车条件有了很大改善,配备了电磁炉灶台、蒸箱和冰柜,煤烟灶换成了液化气灶。餐座翻新,旅客就餐环境改善了,还推出特色菜、夜宵,盒饭改成了菜饭分离的四格饭盒。

“那时一些经济条件宽裕的旅客开始走进餐车,拿着菜谱点上几个小炒,车上吃盒饭的越来越少了。”董泽刚回忆说,上海人喜欢甜,他就做红烧肉,浓油赤酱;湖南人喜欢辣,他就做剁椒鱼头,辣味十足;深圳人喜欢清淡,他就调制清爽可口的凉拌菜。他的自创菜品糖醋瓦块鱼、葱油娃娃菜等受到旅客青睐。“现在的旅客更看重方便快捷,讲究荤素搭配,营养健康,大家不再满足于肉的需求,一趟车下来用不了十斤肉。”

他告诉记者,这两年,变化更大了。去年7月后,乘坐G、D字头动车组列车的旅客,可以通过12306网站、手机APP等方式预订所乘列车餐食,也可预订沿途供餐站社会品牌餐食。2018年,铁路部门升级互联网订餐服务,订餐截止下单和取消时间由开车前两小时压缩至开车前1小时,旅客还可以预订当地特色的小吃、特产。董泽刚感慨地说,铁路运送的旅客量大了,“列车上的味道”也大不一样了,旅途变得更加温暖舒适。

中铁济南局有限公司宣传部负责同志向记者介绍说,改革开放40年来,济南局有限公司(原济南铁路局)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管内京沪高铁、石济客专、京沪、京九、蓝烟、胶新等线纵贯南北,胶济客专、青荣城际、胶济、邯济、瓦日、菏兖日、德龙烟等线横跨东西,覆盖山东全境140个县、市。目前营业里程5114.6公里,其中高速铁路1205.7公里,电气化率和复线率分别为94.9%和67.7%。2017年集团公司完成运输总收入331.6亿元,旅客发送1.34亿人,客票收入141.5亿元。

他告诉记者,2018年,公司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聚焦“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确保运输安全,提升经营质量,加快铁路建设,深化改革创新,努力为山东区域经济发展作出新贡献,让革命老区的山东人民尽情享受铁路大发展带来的幸福生活。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8/0613/2297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