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生活 难忘的“战火青春”

难忘的“战火青春”

本报记者 梁文艳报道

“戎马半生杀敌寇,枪林弹雨逞英豪”。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东北地区,出现了一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创建和领导的各民族抗日武装力量。在中国抗战历史中,这支了不起的抗日队伍战斗在东北三省,从队伍战士最多时的5万多人,打到抗战胜利时不到一千人。

抗战14年,这支武装抗日队伍牺牲了近30万人,他们就是东北抗日联军(以下简称“抗联”)。据黑龙江省抗日战争研究会统计显示,东北抗日联军对日作战次数约为10余万次。日伪机关统计显示,1935年39105次,1936年3617次,1938年13110次,1939年6547次,1940年3667次。

历经14年的艰苦浴血抗战,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四万万人齐蹈厉,同心同德一戎衣”。抗战胜利的背后,是千千万万个英雄儿女用血肉之躯拯救民族危亡而换来的新中国的安宁。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段历史,《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于7月24日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采访了亲身经历了14年艰苦抗战的东北抗联女战士李敏。在采访期间,她向记者讲述了那段难忘的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

在哈尔滨鞍山街附近,有一处幽静的白色小楼,小楼里面住的就是抗联女英雄李老。记者走进小院里看到,一楼已经被李老改成了东北抗联历史纪念馆。

走进纪念馆,每个房间里面摆满了抗联战斗史的图展。例如,墙上悬挂着各路军将领的画像、军装、军帽、歌词图展等。凝望着一幅幅抗战时期的照片,那段烽火硝烟的岁月仿佛扑面而来。

约十几分钟后,抗战英雄李老满脸笑容地向记者走来,当记者见到这位“戎马一生”的老人后,一股敬畏的心情霎时涌上心头。

交流期间,记者惊讶地发现,93岁的李老耳不聋、眼不花、腰不弯、背不驼、身材虽瘦小但硬朗。在回忆抗战往事时,李老依旧思维清晰。讲到动情处,她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与昔日战友们在林海雪原中唱过的那些抗联歌曲。

事实上,唱歌也是李老用来缅怀战友、寄托哀思的方式。1931年,年仅5岁的小女孩李敏在梧桐村河松东模范小学读书时加入了列宁主义儿童团。

在抗日战争年代,李敏的父亲、哥哥都投身革命抵抗日寇。“我也是受到学校老师的组织,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响下投身革命的,当时,参加抗联是我最大的心愿。”李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1936年的一个冬天,我和小伙伴们正在执行宣传任务,一队日本骑兵突然迎面而来,看到这个场景,大家赶紧分散逃跑。经过几天的逃亡之后,我上山参加了抗联,在抗联将领李兆麟麾下转战白山黑水。

李老的父亲李石远(原名李命进)曾从事地下工作。当时,李石远隶属于抗联六军一师任后勤处处长,1938年被日本人害死。李敏的哥哥李云峰(原名李允凤)从1931年开始参加革命,曾担任过抗联六军一师的政治部主任,后来被日本人残忍地杀害。

回忆起父亲与哥哥时,李老在其回忆录《风雪征程》中是这样描述的:“我的父亲牺牲了,我都不知道。1945年,时任东北抗联教导旅政治副旅长的李兆麟(原名为张寿籛)找到我说,根据苏联情报部门透露,你哥哥已经让日本人给处理了,一种说法是,在哈尔滨太平区有一家水泥厂,日本人把他们抓到的苏联谍报人员扔到巨大的搅拌机里给搅碎了,另一种说法是送到日军731部队做日本人的细菌试验品了。”

李老回忆,有一次,我在汤原县板场子屯见到了东北抗联老交通员李升,李升就把我送到了位于小兴安岭四块石山北侧帽儿山的抗联第六军第四师营地的被服厂工作,那个时候想做军服非常不易。当时,日本关东军对东北抗联进行了严密的搜捕追杀,在恶劣的环境下,大规模采购原料(布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从此,年仅13岁的“小不点”就成了六军最小的女战士。在与李老的交流中,李老的话语中始终离不开六军被服厂厂长裴大姐(原名裴成春)。

据李老讲述,裴大姐是朝鲜庆尚北道人,1919年12月随着家人来到了东北,在“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就入党了,1933年参加汤原游击队。裴大姐中等个头,圆脸,大眼睛,脸上总是红扑扑的,并且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热诚、稳重、干练、爽朗,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倒她。

“在日本关东军的不断袭击下,我们六军历经了几次大转移,从选址、建密营、锯树到整套房子建成,都是裴大姐一个人张罗。”李老告诉记者,裴大姐干起活来不亚于男人,在工作安排方面也总是井然有序。当有伤员送过来时,裴大姐也从被服厂厂长的身份转换为医院院长,同时还是护士、护理员。面对一些不能自理的重伤员,裴大姐却毫不犹豫地给他们擦屎擦尿。

“1938年3月15日,我们再次被偷袭了,偷袭的原因是交通员赵洪生被捕叛变了。”李老说,被偷袭的那天正好是我值饭班(轮休做饭),所以我半夜就起了身,天还没亮就把粥熬好了。我与值饭班的金伯文(原名金贞顺)叫醒了伤员,让他们喝完粥,正准备叫醒其他同志吃饭时,日伪军就打进来了。

李老回忆说,敌人的火力太猛烈了,我几次都没冲出去,后来我听到枪声停了,就赶紧爬起来接着往北山上跑,敌人边跑边喊说抓活的,我回头一看,有个敌人脱掉大衣正在拼命追赶我。这时,我听到枪声和身后发出的一声惨叫,再回头一看,追我的敌人已经被裴大姐给打死了,后来我才知道裴大姐是躲在树后面掩护我们撤退的。

1938年农历11月,一场大雪覆盖长白山以北的完达山山脉,300多名日本关东军及日伪军趁着大雪,再一次对抗联第六军一师进行了围剿。李老所在的被服厂、医院遭到日军包围,为了抢占山头,敌人用机枪疯狂地扫射,那次战斗被李老形容为“血染完达山”。

“刘排长等多名同志相继牺牲了,东山的徐主任也被敌人包围了,他们打得非常激烈,后来子弹打光了,但是裴大姐仍注视着冲上来的敌人,向同志们高喊:‘开枪,把最后一粒子弹放出去。’”李老说,敌人也很狡猾,开始向我们匍匐前进,距离我们四十来米。裴大姐说,把手榴弹扔出去,随后又高喊快退,向南山撤。其实,那个时候,敌人已经从三面向我们冲来,虽然突围很困难,但是我们仍顺着上山的原路向山下撤退。

稚嫩的李敏踏着没过膝盖的积雪在前面趟路,由于积雪太深,一只脚刚拔出来,另一只脚又陷进去了。李敏走着走着,回头一看才发现,后面已经没人了。

一个敌人发现了她并拿枪向她射击,因身材娇小,机智的李敏灵机一动便躲进雪窝子里藏了起来。

李老告诉记者,我在雪窝子里听到了裴大姐高喊:“打到日本帝国主义……”但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枪声淹没了,裴大姐牺牲了。后来,金碧荣、张春玉等四名女同志以及几名男同志被俘了,那次完达山战役,战士们用鲜血染红了茫茫白雪,我们排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李老说,时至今日,想起裴大姐,就会想起自己已故的母亲。

15岁那年的那场完达山战役,她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忍着寒冷与饥饿狂奔了两天两夜,渴了就抓一把雪放进口里。白天的时候实在是饿极了,就在雪地里捡了一只死老鼠烤一烤充饥。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敏终于找到了大部队。“看着那只老鼠吃不下去,但是没办法,在雪地里能有一只老鼠充饥已经非常好了,抗日是非常艰苦的,尤其是在冬天的深山密林中更是艰苦。”李老说,我们抗联的战士们除了被日本人害死以外,被饿死、冻死也是常有的事,有的战士的脚都被冻掉了。

在那个艰苦的抗日时期,东北抗联不仅要面对饥饿、缺衣少药,更要面对日本最精锐的关东军。虽然抗联的武器装备跟日本关东军相比起来悬殊很大,但仍需要时不时地对日伪军展开攻击。

为了保存战斗实力,李敏所在的队伍退到了苏联进行休整,被编为苏联红军远东红旗军独立第八十八旅。当时,李敏的军衔是准尉。她在苏联接受了通讯技术、前线救护铺设铁丝网、耐寒训练、特种空降训练等军事训练和文化学习。等全部军事训练结束后,她和部队再次回到祖国,参加了苏军对日寇发起的最后一战。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7/1113/145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