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教育 深化改革助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深化改革助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近日,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做好2020年高职扩招专项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全面深化职业教育改革,进一步稳定高职扩招规模。这是为落实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今明两年“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的任务,以期让更多劳动者长技能、好就业。

事实上,近年来职业教育备受关注,从2014年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到2019年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已成为普遍共识与行动。政策赋予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同等地位,为职业教育指明了发展方向。

进一步稳定高职扩招规模

发展职业教育是我国近些年一直在推动的一项工程,目前职业教育正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

从办学层次上来看,目前我国本、专科院校数量相对均衡:2019年,我国普通本科院校数量为1265所,专科院校数量为1423所,相差158所。

从发展现状来看,政策加持下职业教育发展势头良好:职业教育的“弱势地位”有所改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特性日益明显,出现多类型、多层次和多模式的办学发展格局,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不断深化。除此之外,规模快速扩大是有目共睹的。

继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明两年“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的任务,招生规模逐年不断扩大。

桂林理工大学MPA教育中心主任、社会学博士刘成晨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是由于国家需求的推动。除了其地位与本科教育一样重要之外,还要向“建立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目标发展。何以满足“大国工匠”,何以在“技术工人”上做文章,是我们发展职业教育的需求。

其次,就业与个人发展问题。扩招必然会把一些立志于高职或中职发展的人纳入进来,同时也给其他人提供享受职业教育的机会,给他们创造“饭碗”,增强就业竞争力,这也就会增加他们人生出彩的机会。尽管都是生存与生活,但不至于生活的太艰辛。何况,国家与市场也需要这批“工匠”,他们是有价值的。

中研普华研究员张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高职院校继续扩招,主要是为了稳就业和全面提升劳动力水平。今年以来,各行业复工复产较缓,失业率有所上升。为了缓解就业压力,刺激消费,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而高职院校的扩招,能对劳动力进行针对性培养,提高劳动力水平,以适应岗位的需求。

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加速发展

不仅是规模上得到扩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也在加快发展。

6月22日,继首批15所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学校获批后,教育部正式批准了第二批6所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结果,它们由“职业学院”正式更名为“职业大学”,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

7月以来,教育部官网发布4则公函,同意3所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民办普通本科学校,同意1所高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

在张星看来,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是现阶段职业教育中的最高层次,其定位是培养高层次技术技能型人才,是在现有的与职业有关的知识上,进行整理和利用,开展技术研发、工艺改良等研究工作,重点培养学员的研究、开发能力,为社会提供高端人才,体现本科职业教育的良好的社会效益,推动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

“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是完善我国现代职业教育制度体系的重大突破,它背后蕴含的是我国职业教育发展体制和机制的重新建构。这样的重构,意味着本科与专科进行嵌入式融合发展,或者说进行更高层次的职业化教育。”刘成晨表示。

有学者指出:“从职教本科、专业硕士到工程博士,这是一条贯通的渠道。然而,职业教育应以就业为导向,完全根据社会需求来办学,培养应用型、技术型人才,而不应是学历导向。”

刘成晨说道,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有利于我们培养应用型与技术性人才。这就意味着我们在高级型技术性人才方面也在发力,本科职业化教育就是为此事而设。

对于未来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发展,刘成晨建议,需要注意以下问题:第一,顶层设计与管理问题,例如,本科高校归口教育部高教司管理,专科层次的职业院校归口职成司管理,普通本科高校转成应用型本科高校和专科层次的职业院校升格成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后怎么管等等;第二,如何与产业对接;第三,如何与中职和高职衔接;第四,培养模式与市场就业方面何以体现出特点与优势。

张星表示,在学科问题和学位问题上进一步完善。本科层次职业教育需要对学科进行细分和定位,需根据学校的师资力量、优势资源等确定重点学科,集中精力,办好教学工作。同时,国内的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才刚开始发展,相关制度缺失,需进一步完善。

“三新”引领职业教育新风向

去年以来,“直播带货”渐成风潮。今年受疫情影响,“直播带货”为直播经济按下“快进键”,直播人才也变得更为“抢手”,这直接催化了职业教育对相关人才的培养。

今年6月,“直播带货”进入到青岛城市管理职业学校的教学课堂,校企双方携手打造校园电商直播平台,开设电商直播实训课程,创设了职业教育教学“直播带货销售”的新路子。

“直播带货”这种新时尚,也衍生出了新职业,被称为“互联网营销师”,连同“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信息安全测试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在线学习服务师”“社群健康助理”等岗位,成为人社部日前发布的一批新职业。

“这些职业的出现也是社会发展需要所催生的,因此职业教育可以在这些新型领域进行人才培养的尝试。包括江西赣南师范学院成立的脐橙学院,湖北江汉艺术职业学院成立的小龙虾学院,柳州职业技术学院成立的螺蛳粉学院等都是这种类型。”刘成晨表示,这些新职业对职业教育而言是一种启发。我们的职业教育需要及时跟进,实现“尊重市场、立足产业、产教融合”,让职业教育真正回归能力本位,从源头上解决以往人才供需两端需求错位的问题。不囿于观念或体制等因素,而是要主动迎合市场和进行教育改革。

“这些新职业的诞生,增加了较大规模的就业岗位,提供了就业机会。对职业教育而言,新职业的诞生对从业人员的素质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具有特定技能的人才来适应新职业的需要,为职业教育提供了新的学生来源,同时也丰富了职业教育的学科层次。”张星表示。

目前,“三新”经济已成为拉动我国消费增长的重要途径。同时,“三新”经济催生了大量新职业和就业岗位,并改变了就业模式。比如近年来出现的AI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等。2019年共享经济平台员工数达到623万,共享经济参与者约8亿人。近期有城市将电商主播、快递小哥等认定为“特殊人才”“高层次人才”等,这对于我们的高职院校来说,也是一种转型的契机。

刘成晨表示,高职院校该培养什么样的人,需重新定位和市场摸排。并且还需要明确的是,在校企合作之外,职业教育还需要摸清“用户核心需求”,而不仅仅是为企业培养人才,更应该是把培养的目的延展到服务个体或社会。

张星建议,接下来要不断完善院校学科的布局,培养院校的优势学科,提高院校的竞争力;加快高职院校的信息化建设,开展在线教育业务,尝试新的教学模式,吸引更多的学员;为不同的学员提供定制化服务,满足学员的特定需求。

文章来源:http://www.cien.com.cn/2020/0725/100665.shtml